terry47

天蝎宫记事(十)

米罗江浪打浪:


修罗震惊了,阿布震惊了,所有人都震惊了。

天秤宫静悄悄的,我听见卡妙手里的伏特加杯子掉在地上的声音。

在这一片寂静之中,我不禁开始思考起了那个著名的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刚才说了什么?

我是傻[哔]吗?

米罗·安达里士·毛团·撩汉一世有句话说得好:事已至此,不如作死。这句话给予了我作死的勇气,我决定豁出去了。

我冷静地从盘子里拿了一个苹果兔子,凝视了它两秒钟,感觉它变得更红了之后才把它放进嘴里。

咔嚓、咔嚓

还挺甜的。

天秤宫里回荡着我嚼苹果的声音,所有人都看着我,我面无表情地一一瞪回去,然后我拿过修罗手上的盘子:

“其实,我有个姐姐。”

阿布松了一口气,他拍拍我的肩膀(好大力)笑道:“看不出来嘛,你小子竟然还有颗当媒婆的心。”

修罗的脸色恢复了,他默默地看着我,眼神中竟然有丝羞涩。

我笑了笑没说话。

阿布接着问:“那你姐姐芳龄几何?哪里人家?品性如何?能不能接受修罗这种闷骚型的?”

修罗的脸开始一点点变红。

我把阿布的手从肩膀上拿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怎么不问她长得怎么样?”

阿布又靠了上来:“看咱们小米就知道,你姐姐肯定是个美人,我相信你们家的遗传基因。”

修罗红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又拿了一个苹果兔子,一边嚼一边瞎掰:“唔……我姐姐叫美萝,比我大十二岁,她现在还在米诺斯岛修炼。姐姐的性格和我差不多,都是那种朋友很多很开朗的人。”

阿布笑得更开心了,他向修罗暧昧地眨眼:“这不正好嘛,我记得修罗就是喜欢年上的。”

然后他又玩着我的头发,把卷毛一圈圈绕到手指上:“而且像小米这么开朗,肯定不介意找个闷骚男朋友。”

修罗的头发上开始冒出蒸汽。

我装作很真诚地微笑。

阿布又抓了抓我的马尾,贴在我耳边说:“小米,哪天把你姐姐叫出来跟修罗见见面呗。”

我不想理他,把他推开后我向修罗眨眼示意,修罗默默地点头,然后晃悠着走了。

我和阿布眼睁睁看着修罗要了三大杯冰水一饮而尽。

修罗,我的好兄弟,我对不起你。

我正陷入对修罗的愧疚之情不可自拔,就听阿布在我耳边轻笑:“小米,你什么时候多出来个姐姐?”

不愧是心思细腻洞察过人的双鱼座,把我祖宗八辈都搞得这么清楚。

“刚刚有丝分裂出来的。”我面无表情道。

阿布可能没想到我生物学得这么好,他不可思议地瞪着我,连带着捏我耳朵的手也僵住了,我把他的手扒拉到一边,又欣赏了一下阿布的颜,美人就是美人,连目瞪口呆脸看起来都十分赏心悦目。

我拿了第三个苹果兔子,这次没有直接吃,而是先赞叹了一番修罗的刀技:“看看人家修罗,平时圣剑挥起来虎虎生风,雕起兔子来也是细致入微,再看看你隔壁那个玩冰的,”我叹了口气,阿布也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卡妙也就会做刨冰了……”

《黄金魂》第三集播出那天,卡妙盛情邀请我去水瓶宫做客,说是想挽回我们之间的感情(误),我十分感动,流着泪拒绝了他,然后卡妙又表示要亲自来天蝎宫厨房大展身手。我想了想,冰河和艾尔扎克好歹也长这么大了,没英年早逝也没得什么厌食症,说不定卡妙做的东西能吃呢,于是我答应了他。

第二天卡妙拖着两大袋子苹果赶来了天蝎宫,用的是装大米的那种蛇皮袋。

……真是旁人无法揣测的水瓶座啊。

然后卡妙进了厨房,搬空了我的冰箱,给我做了苹果全宴。

我看着桌子上的苹果炒鱿鱼,苹果炒大蒜,苹果炒苹果,不禁泪流满面,告诉卡妙:这么好的一顿饭不能让我一个人独享。卡妙很不情愿,但是他败给了我的眼泪和鼻涕,于是我把十二宫兄弟全叫过来了,连老大都从澡堂里被我拽出来,说出来都感觉丢脸,十三个黄金圣斗士面对着一桌苹果竟面面相觑,不知从何下手。

最后还是卡妙打电话叫冰河和艾尔扎克这俩可怜孩子上来,把这一桌苹果给吃了的,连我儿子都不敢下钳子。

卡妙看着眼圈通红的我更愧疚了,给我连续送了一周的苹果,直到一周后我因为消化不良恶心了半个月。

最后我躺在床上哭着拉住卡妙的手,求他放我一马,逼卡妙答应我只做刨冰,最后卡妙再次败在了我的眼泪和鼻涕之下。

我和阿布对视一眼,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怜悯。

唉,往事不堪回首苹果中。

阿布也想拿一个苹果兔子,被我用眼神逼退,这可是我出卖了自己有丝分裂的姐姐换来的食粮,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动它。

阿布伸着手,我瞪着他,又僵持了一会,直到我们忽然听见迪斯的喊声:“阿布你快看!”

到底是同为水产组得给几分面子,阿布收回了手,他转头问迪斯:“看什么?”

迪斯指着门口的大桃心说:“看这个!”

阿布的脸上露出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过了许久,他问:“谁弄得?”

迪斯压低声音:“卡妙呗。”

阿布的脸青了又黑黑了又绿,几经变化,最后截止在一个微妙的表情上,他转头跟我说:“小米,辛苦你了。”

我没有说话。

也许有人会奇怪为什么一向开朗健谈的我会如此沉默,让迪斯抢了风头,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在听见迪斯说话之前,我就看见卡妙端着一杯满满的伏特加向我们走过来。

现在卡妙就在阿布和迪斯的背后,眉目冷峻,就连手中的空杯子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哎?卡妙这喝得挺快啊,我估计他已经两大杯伏特加下肚了,应该是快要发酒疯了。

我悄悄地逃离战场。

阿布,修罗,迪斯,我的好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我竟然在一天之内坑了整个年中组,我简直不是人。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同僚斗殴,我默默端着苹果兔子拎着苹果刨冰走在天秤宫的大厅里,又一次感受到了高处不胜寒的滋味。

然后我看见了一头紫毛和一头黄毛。

我偷偷溜到他们背后,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穆说:“你的念珠挺不错。”

沙加说:“谢谢。”

穆说:“还有吗?”

沙加说:“限量版,没有了。”

穆说:“真可惜,上次米罗说他晚上睡觉净梦见雅典娜和星矢,我想给他借一串定定神的。”

沙加说:“米罗天天做噩梦,我都借他多少佛珠了,你以为我怎么就剩这一串了。之前我好不容易抢来的一碗恒河水都被他拿走了,不过没关系,我都记在小本子上了。”

穆说:“这样啊,那我也想记个账看看米罗欠我多少回人情了。”

沙加说:“呵呵。”

穆回头冲我笑了一下。

我吓成了简笔画。

沙加也转过身问:“米罗,你这次又是来打劫的?”

简笔画蝎子摇了摇尾巴。

穆笑得如沐春风:“米罗别怕,我们刚才就是吓吓你,我记性还算不错,不用本子也可以记住的。”

简笔画蝎子点了点尾巴。

自从上次相约天蝎宫之后沙加就跟我亲近了很多,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关系,我俩经常一起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误),从修墙技术哪家好谈到雅典娜的惊叹知多少,然后我们一致认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远离女神,从我做起。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女神该坑我们还是坑我们,只不过这次换成了童虎老师。

话说回来,其实穆和沙加都是我的好兄弟,在《黄金魂》里一个救了我,在山洞里与我度过了神♂秘的一夜,醒来我衣服还被换了,另一个千里送装备,礼轻情意重,于是我决定化作人形报答他们。

我端起盘子:“吃吗?”

穆笑着摇头,沙加这个暴力和尚,他摇了摇念珠,跟要发天舞宝轮似的,我低头看看盘子,不就是只剩一只苹果兔子了吗?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我拈起最后一只苹果兔子,想再问问他们到底吃不吃,大家都是好兄弟,有什么客气的。

再一次确认他们不想吃后,我才满意地把苹果兔子拿到嘴边,苹果的芳香已经进到了鼻子里。

“米罗前辈!!!”

我不由得浑身一颤,最后一个苹果兔子也掉到了地上。

冰河?!

tbc

好……累……哦……

不……想……更……

评论

热度(52)

  1. zhengmomo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靖安szy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5.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