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替嫁新娘(33)

网上闲人:

宴会开始前,沙加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他说是受撒加之托特地来探望和问候加隆和他的新娘,并带来了撒加的祝福和精致的贺礼。 

“朗格维尔公爵热切盼望能早日在巴黎见到朱丽叶特夫人,不过他也不愿过早打扰两位的蜜月,他说度蜜月的话还是在普罗旺斯更为适宜,巴黎太嘈杂了,完全没有情调。” 

“感谢撒加的好意,蜜月过后我和朱丽叶特会去回访他的。”加隆简洁地答道。 

接下来的晚宴是在温馨宜人的气氛中进行的。因为有了前例,卢伏瓦男爵小姐的恶劣态度收敛不少,虽然她看米罗的眼神仍带有敌意,但却不敢再放肆胡言。艾吉隆公爵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恬静优雅,她的谈吐展示了她身为巴黎的头号沙龙女主人的高雅情趣。而引人注目的沙加反倒言语不多,他大部份时间都在倾听,时而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这种平静反而让我忧心,米罗一边微笑着聍听艾吉隆公爵小姐关于拉丁文学的高论一边暗自沉吟,沙加气定神闲的态度总让我觉得怪异,好象来此之前他已知道了些什么秘密。而且更怪的是,他似乎对我的兴趣还不如对加隆的大,他目光中探查的成份多数是用在了加隆的身上,这实在有点不同寻常。 

一边想着心事,米罗一边转头看向加隆,正好与加隆温情的目光相撞,两人脉脉含情地相视一笑。 

不管未来如何,只要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再大的风浪也能挺过!米罗再一次在心底为自己打气。

晚宴过后,主客又在蓝色小客厅里,一边欣赏城堡里的小乐队的精彩演出,一边继续关于艺术的畅谈,就这样悠悠闲闲地度过了两个小时。 

此后,客人们回房歇息,米罗因管家请他审查一下明天的菜谱和娱乐安排,在客厅多呆了些时间。加隆见他面有倦色,又知道他对家务并不熟悉,于是就让他早点回房歇息,他来处理剩下的事情。 

离开加隆后,米罗独自上了螺旋楼梯。当他刚走上二楼,正想往主卧室去,却一眼看见走廊的另一头,有两个女仆正躬身在一间房门前竖起耳朵偷听什么。他认出那间房子住的正是艾吉隆公爵小姐和卢伏瓦男爵小姐。 

这些女仆的好奇心还真重啊,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小心了,若是让她们偷听到什么,那可不得了! 

米罗一边想一边向她们走去,他想让她们悄悄地赶快离开,免得被客人们发现了让加隆难堪。 

那两个女仆显然偷听得太入神,以至于米罗都走到她们身后了她们还未发觉。米罗正想轻拍其中一人的肩膀,房间里突然提高的谈话声让米罗的手停住。 

“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天啦!那个丫头有哪一点强过你?论相貌她给你当女佣我都嫌她不够格!论身材,哼,我都怀疑她有没有本事给伯爵生出继承人来!不!我咒她连个女儿也生不出来!” 

这个恶毒的声音是卢伏瓦男爵小姐的。 

听到她的诅咒,米罗只有苦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加隆带来孩子…… 

在这样想的同时,心里有一道伤口裂开了。 

我有意地忽略了他是一个需要继承人的贵族,而我是什么也不可能带给他的…… 

房间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卡特琳,伯爵有爱上别人的权力,你不要怪他。” 

艾吉隆公爵小姐的声音还是那么沉稳,令米罗忍不住对她心生敬意。 

“什么嘛!他已向你宣誓永远做你的骑士,那他就没有权力再移情别恋!” 

宣誓永远做她的骑士……那就是说加隆曾向艾吉隆公爵小姐求过婚…… 

米罗的身子微晃了一下。 

“那件事并不等同婚约,要知道身为贵族的我们婚姻上往往身不由己。” 

的确如此,米罗又是一个苦笑。 

“也对,如果没有婚约,那个丫头怎么有资格嫁入声名赫赫的朗格维尔家族?我倒想看看伯爵对那个丑丫头的热情能维持几天,哼哼!” 卢伏瓦男爵小姐阴冷地笑道。 

“我倒觉得伯爵对朱丽叶特夫人是非常爱护的,或许她真的是伯爵心中的女神也说不定。” 

“那不行!如果是那样他就太对不起你了!你为了他放弃了有可能做王妃的机会,只因为听说他病了就千里迢迢地赶来看他,他却如此没心肝地跟别人结婚了,还把心也给了她,我想想就咽不下这口气!” 

原来不是来看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可惜这样浪漫的理由居然是假的…… 

米罗空荡的心里有些失望。是谁对她说加隆病了的呢?难道是撒加? 

恍神之际,他竟没注意到其中一个女仆发现了他,惊骇地拉着同伴悄悄溜走了。 

“卡特琳,算了吧,我们不谈这事了,我今天很累了,你也一定如此,我们还是……” 

“玛格丽特,告诉我,难道你不伤心?他玩弄了你的感情,你不可能不伤心的!” 

“卡特琳,难道你一定要我哭给你看你才满意吗?” 

这一次,艾吉隆公爵小姐的声音里微微带着哭腔。停了一下,房间里传出了两个女人的抽泣声。 

米罗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掉转头匆匆地向主卧室走去。进入房间后,他一言不发地让艾伦给他卸下装束,心中的烦乱让他一个字也不想说。 

“少爷,要洗澡吗?” 

想了想,“今天算了,艾伦你回去睡吧。” 

“是。” 

艾伦走了几步又停住,“少爷,伯爵大人他不会害您吧?” 

犹豫了一下,“不会。”心里却在想,我什么也不知道。

当房门关上后,米罗站起身来,焦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加隆放弃了一个那么出色的姑娘爱上我,我能相信吗?如果他曾向那个姑娘求过婚,那他也一定对她说过象对我说过的山盟海誓,我还能信那些誓言吗?我是个男人,不可能给他带来继承人,他会不在乎吗?我不可能老这样装扮女人,我们的恋情也不能公开,这就意味着跟我在一起就得远离巴黎的社交界,象米洛斯那样隐居在飘梦园,他愿意吗…… 

一连串的疑问让米罗的心越来越乱,他几乎想要大喊一声舒解心中的烦闷。 

这些疑虑早就存在,只是我自己不肯去想罢了! 

他长叹一声,来到白色描金的书桌前坐下,伸手拿了一张信签纸,取出笔筒里的鹅毛笔,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名字。纸的上方写着撒加,对应的下方写着加隆,中间写着自己的名字。想了想,他又在撒加一边加上了沙加的名字。心绪太乱时,他就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调整思路。 

撒加是我的敌人这是确定无疑的,因为知道我的真实性别他肯定会杀了我。沙加是他派来的,是来探查我的身份的,所以他也是我的敌人。加隆,他是我的爱人,他说他会保护我,我相信他。因为他若是欺骗了我,把我的秘密告诉给了撒加,那撒加就根本没必要派沙加来。从今天沙加的表现来看,他的使命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观察加隆,这说明撒加对加隆有疑问。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加隆对我是真心的…… 

不,这里面有漏洞!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加隆对我隐瞒了什么,可我却弄不清他在哪里欺骗了我…… 

沙加奇怪的态度说明了什么呢?那种仿佛是己方严阵以待地准备迎击,而对手却已从容地从后路包抄而来的感觉让我心惊啊!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米罗慌忙把信签纸揉成一团,在门锁扭动时,他顺手把它仍到了旁边不远处的壁炉里。

“嗨,亲爱的,还没睡?是在等我吗?” 

加隆大踏步地走来,一把把米罗搂在了怀里。 

“对,我在等你。” 

米罗强自镇定,他脑中转过一念,要不要问他他跟艾吉隆公爵小姐的事,但在加隆迫不及待地热情拥吻下,他放弃了。 

那是已过去的事了,我不能对我还没出现之前发生的事纠缠不休,那是对加隆的不信任……加隆因为我已背上了负心人的坏名声,我怎能再对他苛求呢? 

他这样想着,身子放软,温柔地回应加隆的激情。 

“你今天表现得非常出色!没有丝毫的破绽,我深信沙加什么也没看出来!” 

米罗笑了笑,“是啊,他什么也没看出来,因为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我的身上。” 

“你是说……” 

“他很关注你,加隆。” 

加隆默然。 

“加隆,他好象知道什么……” 

“他能知道什么?”加隆笑着打断了米罗,“他只是在故作神秘,我们不要被他乱了阵脚。” 

“是吗?”米罗淡淡地一笑,“那是我多虑了。” 

你果然对我隐瞒了什么,你知道沙加可能知道什么,可你却不愿对我说……米罗的心渐渐被失望所笼罩。 

“你好象不大高兴?”加隆有些担忧地看着米罗。 

“不是,我只是有点疲惫。” 

“那我们就快睡吧!”

躺在加隆温暖的怀抱里,聍听着加隆平稳的呼吸,米罗的心被一种甜蜜中泛着忧伤的情绪所征服,他在心底轻轻地叹息, 

在知道最终的答案前,请允许我把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再贪婪地延续一段时间……


评论

热度(47)

  1. DyeD-Vampire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夜_飘逸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