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替嫁新娘(49)

网上闲人:

因为军情紧急,整个宰相府都彻夜忙碌起来,晃动的烛光,来来往往的人影,急促匆忙的脚步声更增添了让人心跳加速的紧张感。

要在黎明时出动王国最强的军团——鹰团,需要做的事很多,将士的征调,兵器马匹的配备,随行的粮草起运,都必须在几个小时内完成。这一精细而繁重的任务,如果是别人,一定会说杀了我也办不到啊,而穆却不负撒加所望,完美地准时安排妥当。当天边亮起第一缕晨光时,鹰团已在巴黎城外集结完毕。

此刻,也一夜未睡的撒加听见身后的脚步身响起,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转过身来,印入他眼眸的是他身着黄金铠甲、身姿昂然的兄弟,王国第一名将,鹰团的统帅,加隆。

单手抱着头盔的加隆,以无懈可击的动作,按照礼仪的要求,在撒加的面前单膝跪下,微微垂下的头让撒加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那如石雕般沉默僵硬的姿态仍让撒加的心中掠过难言的感伤。

还是要这样不顾一切地排斥我吗?加隆……他暗暗叹息道。

两个小时前,他走进密室,把当前的战况告诉给了加隆。当时加隆也象现在这样僵直着身子,脸上的表情只能用空洞来形容。以加隆的聪明,不用撒加多说他也知道,在目前的形势下,米罗已演变为给王国造成重大损害的不可饶恕的敌人。他冒名蔷薇公爵一事,撒加不但不会去揭穿,反而会大加利用,广造舆论,让法国人相信布列塔尼亚的叛乱是可恶的英国人一手策划的。所以,不管将来战事如何演变,米罗都得死,不是死在战场上,就是死在绞刑架下。

“让我来亲手终结他的生命是您的仁慈吗?”

撒加还记得加隆说这话时的表情,那是痛彻心肺的彻底绝望!即使是自认已做到绝对冷酷的撒加,面对这样的表情也只有无言的相对。

不肯让加隆察觉到自己心绪的波动,撒加尽力以最冷淡的口气说道:“不需要我告诉你该做什么吧?这次的危机可大可小,以你的能力,把它消于无形也是片刻之事。可若你感情用事,那么无数百性也将因此丧失家园、亲人,甚至生命!”

微垂着头的加隆仍是一言不发,就仿佛石化一般地静默,而这静默也令整个房间的空气变得压抑沉闷。

盯着他看的撒加沉默片刻后,象似放弃了似的叹了口气,“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这就出发吧!”

依然是无言的低头行礼,在加隆站起身时,撒加终于看清了他那如无机物一样冰冷的的眼眸,而那没有表情的苍白面容更是让人看了有流泪的冲动。撒加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瞬间的心痛让他想要用手指去抚平弟弟纠结的眉心,但他的手还未抬起,金色的身影已决然转身离去,翻飞拂动的白色披风,靴跟敲击地面发出的单调的声响,都深深地刺痛了木然呆立的撒加的心。

……加隆,那孩子对你就这样重要?

晨曦笼罩下的巴黎郊外,鹰团将士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迎接他们的统帅。

“敬礼!”

随着副将的一声令下,两万人同时拔剑出鞘,剑柄紧贴额头,剑尖笔直地指向天穹,光亮的剑面反射出一片眩目的蓝光。

端坐于马背上的加隆举起右手回应鹰团的致敬,沉静如水的面容看不出一丝波澜。

“礼毕!”

两万道剑光应声划落,同时收入鞘中,整个动作干净利落,整齐划一得宛如同一个人完成。

立于队首的副将策马奔至加隆的面前站定,“报告大人!鹰团准备就绪!请大人下令!”

加隆微一点头,随即扭转马头,背对鹰团,面向通往布列塔尼亚的大道站定。此时,西边天际深蓝色的夜幕尚未退去,星月犹散发着苍白的光芒。

“米罗……”默念着让他全身发痛的至爱之人的名字,加隆微合上了双眼。静默数秒后,他抬起眼帘,如电的目光已如往昔一样的坚毅果断。仿佛是要斩断一切,加隆的右臂有力地向前挥出,“出发!”

话音刚落,雷鸣般的马蹄声骤然响起,顷刻间,全骑兵阵容的鹰团已如平地卷起的巨大洪流,呼啸着滚滚而去。

鹰团卷起的烟尘刚刚落地,一个孤独的骑士也尾随着鹰团的足迹踏上了相同的征程,他就是加隆的好友,拉达曼迪斯。

一个时辰前,拉达曼迪斯在巴黎的寓所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沙加·德·阿朗。虽同为加隆的好友,拉达曼迪斯与沙加的关系并不密切,也甚少来往,因此沙加的深夜来访令拉达曼迪斯大感意外,而他接下来所说的事更是让拉达曼迪斯感到吃惊。

“那孩子受伤了,而且据我的密探回报的情况来看,他似乎伤得不轻。”在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加隆即将出征的事由后,沙加说道:“我想请你赴前线一趟,如果可能,请救那孩子一命。”

拉达曼迪斯的眉毛紧拧了起来,“加隆知道吗?”

“不,他不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了……”沙加顿了一下,“你清楚他的个性。”

拉达曼迪斯的眼眸顿时暗淡下来,“他会发狂的……”他无力地呻吟道。

“是啊,他那样激烈的性子,非出乱子不可。所以这事怎么也要拜托你走一趟。”

拉达曼迪斯没有立即回答,他反问道:“这事是你的主意,还是撒加的?”

沙加平静地答道:“这是我的主意,我还没告诉撒加。”

“哈!那有用吗?” 拉达曼迪斯的口气顿时变得尖利起来,“即使我有机会救得了那孩子的命,撒加也还是一样不会让他活下去的吧!”

沙加默默承受拉达曼迪斯刀子一样锐利的责难目光,沉默片刻后,他缓缓说道:“撒加并不是象你们认为的那样冷酷无情,只是他身上担负的太多的责任让他不得不放弃许多亲情。但不管怎么说,加隆都是他在这个世上的最亲的亲人。我知道,他是绝对不愿看到加隆崩溃的样子,那样的话,也等于挖掉了他的心……”

不愿看到加隆崩溃的样子,这也是拉达曼迪斯愿意踏上这不知结局如何的征程的缘由。

“但愿我能帮得上忙,加隆。”

望着鹰团远去的背影,拉达曼迪斯喃喃自语道。


评论

热度(55)

  1. 陌上花开_丹心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的怪盗就是那么可爱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DyeD-Vampire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娜娜酱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Anmumu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artscoo海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7. terry47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8. 希雅士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9. 哥斯拉特斯拉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