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撒米】写在水中的约定 Chapter 10

Miyako:

鸡血写完新章。我没有说过这篇是BE,虽然一直有这个想法……

老大的“遗言”参见第三章回忆杀。另外本来不想让他赤果果表白的,然而看了神夏403之后觉得还是说一次吧。

最后两章篇幅不会很长,没什么额外事情的话最快春节假期里能完结。之前说过的除夕夜隆米短篇实在是不满意,准备重新写,反正到时候有多少字发多少字吧。

 

Chapter 10

 

从克里特岛回来后,米罗想尽一切办法逃掉在公司加班,只是为了能多一点时间和撒加在一起。虽然他们把真相告诉了同伴们,但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撒加暂时隐瞒了自己的生命被大幅缩短的事实,所以对于米罗踩着点下班往家跑的举动,他们也只当是粘人而已。但随着两个月的期限一点点接近尾声,米罗却越来越不敢想未来的事。

“反正明天是周末,你可以睡个懒觉,要不我们再看一部电影?”撒加半躺在床上,用手机查找着热门的在线影片。米罗没有吭声,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事实上,就算是刚才最喜欢的球赛他都没有认真看,甚至不知道谁赢了,他唯一关心的只有身旁的撒加,他凝视着对方悠闲轻松的表情,忽然靠过去搂住他的腰,心里一团乱。

“嗯?”撒加有些意外,微微低下头看着他沉默不语的爱人,因为姿势的关系他看不到米罗的表情,只有金色的长发在暖黄色的床头灯下熠熠生辉,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那个曾经那个总在睡前看书看到忘了时间,在他故作不满地把书收走后嘟着嘴窝在他身边,埋怨着他推荐了好看的东西却不让他看完的小天使,然而腰间异常的力度让他意识到米罗现在的拥抱并没有多少撒娇的意味,更像是在怕他会突然消失不见。大约能猜到对方心思的撒加放下手机,轻拍着他的肩膀,柔声问道:“怎么了?”

米罗调整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闷闷地说:“不想让你变回去。”

“没关系,我听你的。”

“不行,在找到把魔力重新还给你的办法前我不能再自私地浪费你的时间了。”

感觉到米罗的挣扎,撒加转过身环住他的肩膀,将他牢牢地抱在怀中。柔情如涨潮的海水一般将米罗淹没,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或许是最后的温存。

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安宁中略带伤感的气氛。米罗有些恼火,极不情愿地松开手臂,拿过床头柜上不解风情的手机,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数字,“喂?”他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没好气。

“米罗,我是卡妙。”

来人的身份让他更加不高兴了。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麻烦的警官大人,幸好在岛上把对方甩掉之后他再也没遇到过他。直觉告诉米罗撒加一定见过了卡妙,而且和他说了什么,不过他不关心这些。“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警官大人?”

“潘多拉和维恩生物的拉达曼提斯一起逃跑了。”

“什么?!”爆炸性的结论让米罗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他转头看了撒加一眼,本打算避开他转而去阳台通话,却在对方坚定的目光下放弃了这个决定。

卡妙对米罗的反应十分满意:“下午我们去抓捕潘多拉……”

“你有没有在她那里找到一块蓝色的水晶?”米罗急躁地打断了对方才起了个头的话。

“蓝色的水晶?没有。”

果然她还是随身带着,米罗稍显失望。卡妙则继续说下去:“我们去抓她,却扑了个空,根据监控,发现她和拉达曼提斯用了十分具有迷惑性的变装逃跑了。我们根据交通部门提供的录像一路追踪,有人找到了他们,但都被打成重伤。”他一股脑地把话说完,深吸一口气,“米罗,打电话给你是我私人的不情之请,也许只有你能抓到他们了。”

通话陷入了沉默,卡妙忐忑不安,却又不敢轻易发声。过了很久,米罗才阴沉地开口:“你都知道了多少?”

“没多少,但足够了,是你的撒加证实了我的猜测。”

“我明白了,把你查到的信息全部发给我。”

“谢谢你,米罗。”

“不,你想多了,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帮谁,”他再一次看向撒加,“是为了我自己。”说完不待对方回复便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米罗凝重的表情让撒加产生了很不好的预感,“潘多拉怎么了?”

“她和拉达曼提斯一起逃跑了,”米罗边说边开始换衣服,“卡妙给了我地址,我要去把他们抓回来。”

“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这太危险了,我去找艾俄洛斯他们,你在家里等我……”

“米罗。”撒加用力抓住了他的手,没有再说什么,却清楚地表明了自己一定要陪着他的决心。僵持了一会儿,米罗不得不做出让步。

 

根据卡妙发来的信息,潘多拉和拉达曼提斯的藏身之处在比雷埃夫斯港,极有可能打算借助货轮逃往国外。“考虑到港口的面积,所有人按照我划分的区域分别搜索,如果发现目标,不要擅自行动,立即通知大家,一定要首先确保自身安全!”艾俄洛斯匆忙呼叫了公会里所有实力出众的魔法师,没有浪费时间集合,而是分头直接赶往目的地,在米罗的强烈要求下,撒加没有单独行动,而是和他一起。

夜空如同被泼上墨水一般漆黑一片,云层挡住了月色和星光,层层叠叠的集装箱无处不在,如同幽灵一般徘徊在他们的去路上,只有远处夜间作业设备的灯光勉强能照亮他们的视野。虽然艾俄洛斯尽力抽调了人手,但划分后每个人负责的面积还是很大,米罗谨慎搜查的同时心里却难掩焦躁,然而,撒加却突然握住了他的手,示意他跟着自己。

“怎么了?”米罗轻声问道。

“不知道,只是一种直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叫我,也许是那块魔法石。”

米罗没有再追问,只是安静地跟在撒加身边,最后在一个漆黑的集装箱前停下。

“他们躲在这里面?”

“试探一下吧。”撒加俯下身,找到了一个遗落的螺帽,他拉着米罗退到另一个集装箱后,随手丢出螺帽,准确无误地打在坚固的箱门上。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们清楚地看到了箱门打开了一条很小的缝,然后立即重新关上。

米罗屏住呼吸攥紧了撒加的手,他们的目标真的就在这里。

 

“没什么异常,可能是工人的恶作剧吧。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就到船上去。”拉达曼提斯关好门,安慰着惊魂未定的潘多拉,捡起翻倒在地上的矿泉水瓶。逃到港口后,他们用手头还剩下的部分现金找到了一位愿意提供帮助的船东,计划搭乘凌晨的货轮前往德国,只要在没有监控的海上改换完容貌,抵港之时将再也不会有人认出他们。由于担心警方搜查货轮,他们暂时躲在了集装箱内,可没想到这反而让潘多拉更加担惊受怕。拉达曼提斯扶她站起来,准备离开。

而正在等待同伴赶来的米罗和撒加看到他们打开箱门后再也无法袖手旁观了。“呆在我后面。”米罗不容置疑地对撒加说道,然后一个箭步从阴影中冲了出来:“你们跑不掉了!”

“混蛋!”拉达曼提斯万分后悔自己的提议,但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懊恼了,他立即挥拳向着来人而去。米罗用力将撒加往后又推了一把,迅速展开防御,挡住了第一波的进攻。面对企图速战速决的拉达曼提斯,他不急于还手,而是想方设法拖延时间等待援兵,同时尽力避免着近距离的搏斗,以防再次被夺取魔力。眼见拉达曼提斯无法占得上风,潘多拉再次试图动用外力来帮助他,她手忙脚乱地在衣袋中翻找魔法石,可惜出逃之时过于匆忙,她身边除了随身携带的那块储存了撒加魔力的蓝色水晶外,已经没有了第二个选择。她犹豫了一下,然而在看到交战的两人陷入僵持后,最终还是把它拿了出来。潘多拉小心地将它托在手中,掌心幽蓝色的美丽矿石开始散发出温柔的光芒,察觉到她的意图,拉达曼提斯脸上露出了胜券在握的自信表情。

“米罗!小心!”眼见危机正在靠近,撒加紧握双拳,背后渗出冷汗,无法出手相助的他只能尽力提醒米罗。但这一次,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了,伴随着撒加担忧的呼喊,魔法石的光芒忽然变得闪烁不定,好像风中脆弱的烛火一般,最终一点一点暗了下去,拉达曼提斯除了一场空欢喜,什么都没有等到。这个结果让已经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的米罗也愣住了。潘多拉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再一次想要驱动魔法石中的魔力,但毫无作用,它就像变成了普通的石头一样,连光芒都不再显现。

即使离开了宿主,撒加的魔力也绝不会伤害他。意识到这一点的米罗来不及感动,就咬紧牙关立即反击,而拉达曼提斯开始显露出奔波过后的疲态,面对米罗敏捷而密集的火焰攻击,他已经只剩招架之力。突然,渐落下风的拉达曼提斯感觉到有外力顺着魔法道具流到了自己身上——那是潘多拉自己的魔力。他抬脚踢向米罗,拉开距离,退回潘多拉身边:“你在干什么!”

“不要浪费时间了,马上除掉他们!”

拉达曼提斯虽然不舍,但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得到协助的他很快开始占据优势,魔力渐渐汇聚在掌中,化作黑色的狂风,直奔米罗而去。意识到对方打算立即决一胜负,米罗用尽全力燃起火焰,美丽的红色和不详的黑色缠绕在一起,两个人的力量让他开始支撑不住了。再坚持一下,同伴很快就到了,他咬紧牙关告诉自己。

忽然,他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在高温中更显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火焰渐渐变成了耀眼的金色,快速蚕食着拉达曼提斯放出的黑风。

“撒加!快住手!”不知是因为空气中的烟雾还是恐惧,眼泪瞬间涌出了米罗的眼眶。撒加没有松手,只是将他抱得更紧。

“我爱你。”

伴随着耳畔模糊不清的低语,金色的火光瞬间吞没了一切,甚至将黎明前灰色的夜空变成了白昼。“米罗……”距离事发地最近的穆震惊到发抖,他不敢想象一个人要消耗多少力量才能释放出如此惊人的魔法,强烈的不安让他拼命地向着目的地飞奔而去。

 

刺眼的光芒淡去,天色重归灰暗。“拉达曼提斯……”潘多拉跪倒在地上,颤抖着伸出手,却不敢去碰躺在身边的男人。几个小时前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会和她一起离开,而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

“你没事吧!”米罗虽然自己也疲惫不堪,但还是强撑着扶住了刚才帮助他完成制胜一击的撒加。撒加的脸色非常不好,米罗清楚地感觉到他全部的重量都借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压在他身上,不过他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我没事。”可安慰的话语显然毫无说服力,话音刚落,他就腿一软倒了下来。

“撒加!”米罗用仅剩的力量扶他坐下,但撒加的情况明显比他想象得更糟,“对不起……我好像……不能再陪着你了……”

米罗从未觉得如此害怕,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紧紧地搂着他,握着他冰冷的手,“闭嘴!你答应过不会离开我的,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有人来了!”即使这样,他依然感觉到撒加的生命如同握在手中的水,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可避免地从指缝中一点一点流逝。撒加伸出手,想要抹去米罗的眼泪,却连手都无力抬起来,米罗死死抓着他的手贴上自己的脸颊。视线开始模糊,死亡像黑洞一样正将他拽向永眠,撒加已经看不清米罗的脸,但手上传来的温度依然让他露出了最后的笑容。

“米罗……我……以你为傲……”

带着留恋与不舍,温柔的蓝眸失去了光彩,缓缓闭上。

“撒加……不要走……”米罗哽咽着,低下头收紧拥抱,但是撒加没有再给他任何回应。

灰暗的天空不知何时染成了淡红色,阳光穿透云层,如轻纱般笼罩着他。

新的一天,他却发现自己又变成了孤身一人。

评论

热度(44)

  1. 夜_飘逸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terry47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BE 挺好的,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