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圣斗士相关/架空/全员】 天之痕 番外 :红叶舞秋山 一

昕月:

天之痕  番外  :红叶舞秋山  一


前情提要:在撒加率青砂国军队击败索罗王朝军不到半年内,幽暝国军队却突然发起猛烈攻击,虽然加隆的回归让青砂军的战力加强,但是青砂国内部权力争夺的恶果却暴露出来,撒加被架空,他的嫡系部队被调离,代替迎击幽暝军的部队面对其猛攻损失严重,青砂军东部边境几个重镇全被攻破,虽然加隆扳回一成却改变不了青砂军的颓势,政府内部权力争斗却更加白热化,史昂面对的形式更加严峻,同时米罗接到军部秘密任务要去东部战线查看各个军团实际战况,一路所见让米罗的心情更加复杂,他也明白如果青砂军再这样没有有效的防御和反击,那么一败涂地并被攻破北河都城将是迟早之事,他沿路一直到达加隆镇守的东北部边境,并见到此前一别数月的加隆……


出场人物梗概:


米罗:青砂军少校,军校毕业后进入第八军团被撒加选入第十一军团,参加了对索罗王朝的战争,在战争中不负所望表现出色,战争结束后被撒加调入自己直管的中央军团,统领其麾下轻骑营;与加隆是旧识。


加隆:撒加的孪生弟弟,原索罗王朝军队统帅,在最后一战逆转败于撒加统领的青砂军,关键时刻阻止了朱利安-索罗的疯狂之举,避免两军同归于尽的结局随后在战场上失踪,得到幽暝军即将侵略的情报潜入青砂国时再遇米罗,而后得到青砂军元帅童虎担保作为迎击幽暝军的先锋指挥官出战,第一战大胜幽暝军,被幽暝军主帅拉达曼拉斯视为头号死敌,但因为青砂国的战略限制只能困于边境。


撒加:青砂军上将,青砂军实际上的统领者,在击败其弟加隆率领的索罗王朝军后为总理大臣史昂所顾忌和遏制,为了让加隆领军对抗幽暝军队,交出了除中央军团之外其他军团的指挥权。


史昂:青砂国总理大臣,一直将青砂国的国家利益看做高于一切,当年推翻青砂王朝的改革派领袖之一,察觉了撒加的野心并一直遏制其的权力扩张,而失去撒加统领的青砂军在幽暝军来势汹汹的猛攻之下节节溃败,而是否重新启用撒加让史昂一直很难决定。


童虎:青砂军元帅,史昂的挚友,知晓撒加和史昂之间的权力争斗,劝说史昂从大局考虑启用加隆,对史昂遏制撒加的做法略不赞成,认为其过于激进反而会种下更大的恶果。


紫龙:童虎的徒弟兼侍卫官,未来的“青砂五杰”之一。


艾俄洛斯:青砂国总统警卫队的副统领,负责总统府及总统个人的安全,撒加的军校同学及好友,因为各自政治地位表面互不来往,为史昂欣赏却拒绝了其加入内阁的邀请。


艾欧利亚:艾俄洛斯的弟弟,米罗的军校同学及好友,青砂军上尉,隶属第五军团,在抗击幽暝军的前线,击败了幽暝军数次进攻并斩杀了对方高级将领之一莱米,一战成名。


穆:青砂军上尉,隶属撒加中央军团的参谋营,米罗的军校同学及好友,另重隐藏身份是史昂的族亲及学生。


阿布罗狄:青砂军少将,第十二军团代理指挥官,撒加的首席秘书官,是其最重要的助手。


拉达曼拉斯:幽暝军主帅,率军大败苍澜军后进攻青砂国,迅速拿下青砂国东部数个重镇,一直对当年未能击败并缉拿潜入幽暝国境内的加隆耿耿于怀,在被加隆突袭后大怒,誓要击败加隆并占领青砂国。


米诺斯:幽暝军副主帅,与拉达曼拉斯一直不和,率军击败青砂军第二和第六军团,直逼青砂国都城北河。


潘多拉:幽暝国摄政王女,幽暝军主帅拉达曼拉斯是其未婚夫。


天之痕  番外  之    红叶舞秋山


我愿平静谁知晓 

结伴明月尝哭笑

但到底天边风雪在飘


第二大陆历1183年5月,在击溃索罗王朝军不到半年后,面对幽暝军持续密集的强烈猛攻,青砂军只能被动挨打,这是近百年青砂军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加急军报几乎每过几个时辰都会递交到国会,而政府和军部似乎都对此没有多有用的策略,总理大臣史昂已是焦头烂额,第二军团和第六军团兵力都已经折损大半,第五军团和第八军团借助地形优势勉强抵御住了幽暝军多轮进攻,加隆的第十三军团则支撑起东北边境的防御,他神出鬼没的用兵方式牵制了幽暝军不少兵力,也打了与幽暝军开战以后青砂军屈指可数的胜仗,可是虽说他是迎击幽暝军进攻的先锋指挥官,可是在兵力调遣上,他手中统领的也只有第十三军团,而受第十三军团兵力限制,无法给幽暝军最致命的打击,这次幽暝军大规模拉长拉开战线显然是早有筹谋与布局。


原本为一点利益都会争得你死我活、喋喋不休的国会众位议员们此刻全部安静下来,每个人脸上或是惶恐、或是不安或是紧张,却没有人能提出有效可行的解决方案,史昂抚上自己的额头,现在这样的情景实在是让人无法冷静,难道真要……


想到这里,史昂往旁边瞧过去,撒加此刻正安静坐在那里,不发一言,目光沉静完全看不出他究竟再想什么,虽然击败了索罗王朝军,但是撒加对军队的控制力被削弱了不少,第十一军团去了与苍澜国的交界边境、第十军团和第八军团换防去了东南部、第四和第十二军团的大部分兵力则留在了原索罗王朝境内,撒加自己的中央军团则驻防都城,他的嫡系部队全被调防到其他区域,而其他军团在这次对幽暝军的表现也实在差强人意,现在再大规模的调换军队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再没有有效的攻击逼退幽暝军的战略措施,那么幽暝军兵临北河都城之下也是指日可待,整个青砂国已危矣。


史昂此刻当然还不会认为遏制撒加的权力是导致现在青砂军兵败如山倒的原因,第四、第十一军团长年都是驻守东部边境抵御幽暝军的进攻,虽然在经验上更胜一筹,但是并不代表其他军团就没有击败幽暝军的能力,但是实际战况却清楚而残酷得告诉了史昂,替换的军团确实没能抵御住,这次幽暝军也未采取平时的战法,先是现任主帅拉达曼拉斯佯攻了苍澜国,虽然军部已经考虑到了幽暝军会调头攻击青砂军,却没想到会是如此大规模的进攻,拉达曼拉斯夺取苍澜国东南地区交给副主帅艾亚哥斯镇守后,带兵迅速调转由东北边境长驱直入逐步击破数个重镇,而幽暝军副主帅米诺斯从另一边配合,撕裂了青砂军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东部防线,纷争不断的幽暝三大家族却在此时如此合作,米诺斯和艾亚哥斯对听命于拉达曼拉斯的全权指挥却无任何异议,这样的幽暝军让人不得不觉得很可怕,那位站在三大家族之后操纵这一切的人实在让人生出胆寒之意。


潘多拉……这个只有二十三岁的幽暝国摄政王女,在短短时间内平息了前任国王突然去世所造成的混乱局面,扶持自己年幼的弟弟登上王位,并且让三大家族效忠摒弃前隙达成一致,不得不说是个难得的人物,具备惊人的政治天赋和统治才能,比起之前的朱利安-索罗还是隔壁已日渐衰落的苍澜帝国,这位王女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已成为青砂国所面临的最强劲的对手……


“啪……”在史昂想开口之前,有个身影就在那时站了起来,他的双拳砸在会议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在人影重重却格外沉寂的国会大厅里显得无比刺耳,军部大元帅童虎此刻满面怒容得站着,认识童虎多年史昂也从未他如此愤怒的模样,他有些头疼得抚上自己的脸颊,可是现在的状况已经刻不容缓,必须拿到最有效的战略对策,而不能再能容忍幽暝军这样恣意的侵略和蹂躏,那些被攻占的国土上血与火肆虐、哀嚎遍野,也许这就是北河都城不久之后的模样。


“现在坐在这里的你们这些人,有多少人在心里盘算如果能向幽暝军求和是不是确保自己利益的最好时机,现在是什么时刻?是国难之时,而不是你们自己计算得失利益之时,你们以为你们所想得那些所谓求和、投降的方式就能自保吗?我告诉你们,在你们期待的那天来到时,你们的项上人头全都会一个不落的踩在幽暝军的脚下,是他们登上北河城墙宣告胜利的阶梯而已,国将不保还有何个人私利可算?”他的声音苍老却沉重,最后那几个字说得掷地有声,听到耳中却带着悲凉之感,史昂将目光投向自己的老友,他的面容因为长年征战风霜浸润早就衰老不堪,当年那个并肩作战、勇猛无比的年轻人已经不复存在,可是双目中熠熠生辉的光芒和战意却从未失去,那光芒依如当年那般纯粹,从未改变过,而自己是否已如老友所言,早已迷失了方向。


史昂用手搭在额前,遮住了那刻自己无法掩饰的情绪,他当然明白童虎这番话的用意,可是此刻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有些事情是挚友之间也无法理解和清楚的,又或者现在这样的时刻还是自己太过狭隘了?


“撒加,这个时候你还是沉默吗?当年那个能以百骑让万名幽暝军溃败的年轻人现在在哪,即使处于险境也坚信能战胜并翻盘的勇气难道随着地位的改变再不断丧失吗?老夫如今剩下的就这副铁骨,管它什么明枪还是暗箭也无所畏惧,而你还要去担心什么?害怕什么?”童虎的目光在环视四周后直指撒加。


而撒加只是站了起来,朝童虎微微欠了欠身说道:“属下必率中央军团誓死保卫北河都城。”随后他在众人愕然的表情转身离开了国会大厅。


“撒加!”回应童虎的只有撒加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已经镶有金属包边的两扇大门在闭合时所发出的刺耳的声响……


而此时米罗正依着营帐站着,看着驰聘而来的人影,原本有些微皱的眉间渐渐舒缓开来,而战马上的指挥官跳了下来,将缰绳交给侍卫官后,摘下头盔一头海蓝色长发纷扬开来,他看到眼前不远处的青年后,大步走过去很熟络得搭到青年的肩膀上,“我还当是派来哪位贵客,原来是米罗少校,是不是该说句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难道不是因为我来了,加隆上校才快马加鞭特意赶来迎接的吗?”米罗伸手指了指天空,“我还以为凌晨才能见到上校,却没想到傍晚就等到了,上次是谁抱怨来着说上校好大的脸竟然让政府特使等了一个晚上,现在看来我的脸要比上校还要大了……”


“去你的……”加隆伸手拍了拍米罗的肩膀,“鬼扯我扯不过你,北河现在状况到底如何?”说道这里加隆停下脚步,侧过脸看着米罗,“说实话我大概也猜到了,其实现在都这个状况了,难道他们要等着被攻破北河都城才后悔吗?”


米罗对着加隆的目光,看到一丝愤怒一闪而过,加隆说得没错,幽暝军是看来不惧任何代价要拿下青砂国,显然他们也看到青砂国内部的纷争,并觉得这是等了许久的好时机,打了胜仗的撒加被架空,撒加曾统领的各个部队被拆散发配到不甚重要的偏远地区,而替换上的部队除了第二军团与幽暝军近期有过交战经验,其余有的和幽暝军的作战记录甚至要追溯到改革之前,而这次幽暝军攻势太凶猛迅速远远超过预期,虽然第五军团和第八军团守住了,但是这两处只要一处被攻破,那北河就危在旦夕,黑色战甲部队不过数月就踏平苍澜国东南部,现在唯有坚守,逼退破敌还真没有什么有效的策略,而政府却毫无任何有用的决议,因为现在再大规模调动军团是绝非不可能的,想必幽暝军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从他们的战略部署、进攻时机每步都经过仔细筹谋,实在是步步都直击要害,而政府对此的估计太过于乐观和轻视,也是造成现在这样状况的主要原因,不知道政府那些高官有没有为此后悔过……


“你这边情况如何?”米罗并没有开口接加隆的话,虽然加隆的首战就取得大捷,打得幽暝军措手不及,但是毕竟不是幽暝军的主力部队,幽暝军接受上次教训后除了几次试探攻击就龟缩不前,双方一直处于胶着试探状态,虽然童虎大元帅以自身荣誉担保了加隆,他成为迎击幽暝军队的先锋指挥官,但是实际上加隆除了第十三军团,并没有实际掌握到其他军团的指挥权,而现在如今这样的局面也是上面那些当政者无法想象得,可是即使他们还不想怎么样去改变劣势,也许再这样下去,青砂国被幽暝军攻占也是迟早的事情,想到这里米罗的嘴角不由划过一丝轻蔑,而这些没有逃过加隆的眼睛。


“你说呢?天天与幽暝军玩捉迷藏,哦对了,你怎么成了军部派来的特使,拿到信我还真是挺诧异的,军部竟然还派中央军团的人过来,视察?督军?”


“谁知道军部那些老家伙想得都是些什么?”两人走到加隆的指挥官营帐前,米罗在加隆先一步挑起营帐走了进去,“都是些见风使舵的老头子,我也一直想来看看你这里的情况正好有这个机会,说真的这点上我可是充满感激之心。还有上校,我可是奔波了数千里、马不停蹄得将军部的命令带给您,相信您不会饿死我吧。”


“你这小子……”加隆和自己的侍卫官交代了两句,米罗则走到地形沙盘前驻足,他用手托了下巴仔细看了起来,这副地形图和军部的并无多大差别,不同的是军部是统筹型而加隆这里更侧重局部的兵力部署。


“加隆,你该不会是想突破阿格龙河直捣幽暝军的后方吧。”米罗看了会地形图突然朝已走到他身边的加隆说道。


“为何不可?”加隆迎向米罗的目光,“我想没人比我更熟悉幽暝国的地形了。”


“不是,现在时机不成熟,第一首先是第十三军团兵力不够,强行突破你身后没有支援,即使暂时能取得突破,其后不远处驻守的是隶属米诺斯大将之一的路尼,这是一个很难琢磨的对手,他可是米诺斯手下的第一智将,而且在现在的形式下,即使击败路尼,也会被迅速调头的拉达曼拉斯、艾亚哥斯、米诺斯三支部队围攻,这简直是无疑是自杀。”


“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没到时机,虽然这是个很不错的想法,但是实际上却很难部署实现,如果能有援军那倒可以考虑去可以去干一场,即使被三巨头围攻,我想也可以干翻他们。”


“我们的加隆上校这个自大狂妄的毛病怎么还没治好,一人单挑三巨头,这种事情你竟然想一个人去独揽,太不够意思了,要不要我们现在就一起去掀了幽暝军的老巢。”


“看来撒加还是没把你带正,刚才谁还说我自大狂妄,这个词现在是不是可以回送?”


“那也是没错,谁让我运气不好先碰上个歪得,有样学样。”


“我都有点替军部担心,你这毒舌特质他们可能消受得了。”


“气死他们最好,不过我们现在可否去做更正经的事情,比如吃饭,加隆上校。”


评论

热度(43)

  1. terry47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