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隆米/撒米】时间牢笼-In the Name of Love- (Part 1)

Miyako:

基本设定来自Amnesia失忆症。虽然角色的性格和画风都不是很感冒,但看过的几部O社动画化里这个是最有创意的。情节肯定不会照抄的,因为我根本不记得了……

至于米罗背的公式,其实本来想让他背傅里叶变换的,然而这个公式我自己早就忘到外太空去了(其实微积分LA和计量的所有公式我全部都忘记了,感觉十分对不起某人),所以还是换成最简单的支出法核算GDP吧。街道校名店名全部是现编的。

因为除了秀恩爱还要交代全部的人物关系和背景所以字数超得一塌糊涂。

人称代词的使用是一门艺术(正色

 

Part 1

 

模糊不清的意识在黑暗中漂浮。他努力想清醒过来,却发现徒劳无功。

眼前突然出现了白色的强光,晃得他睁不开眼。感官开始复苏,渐渐地,他听到了推车轮子与地面的碰撞,闻到了淡淡的消毒水味道。睫毛微微抖动,他终于能睁开双眼,视野从模糊变得清晰,他看到了斑驳的白色天花板和老旧的日光灯。

医院?我为什么会在医院?我……我又是谁?

他微微扭头打量着四周,左边病床上的人背对着他闷头大睡,右边是病房内唯一的窗户,虽然紧紧关着,但冬日的阳光依然透过玻璃,在他的身上投下一块块耀眼的光斑。视线继续往下,一个人趴在他的床沿睡着了。

是认识的人吗?

他轻轻抬手想要摇醒他,才刚搭上他的肩膀,那人就一下子惊醒了,反而把他吓了一跳。

“米罗!你醒了!”这个英俊的男人似乎非常激动,而病床上被他称为“米罗”的人睁大了眼睛一脸茫然。他摸了摸他的脸:“你别动,我马上去叫护士!”

“喂……”可没等他说完,那人就小跑着消失在了门口。

米罗?那是我的名字?

医生和护士很快来到了他身边进行检查,他机械地回答着每一个提问。情况似乎不错,刚才趴在床边的男人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让他一时看得有些出神。他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却隐约觉得这张脸有着强烈的熟悉感。

“……先生?先生?”

“啊?”听到医生重复的问话,他这才回过神来,依依不舍地将视线从那人身上移开。

“您叫什么名字?”医生随意地问道,似乎已经确认眼前的患者一切正常,只待走完这些例行公事的流程就可以送他离开了。

可是……

“我……”他的目光又不自觉地飘到了身边英俊男人的身上,“我不知道。”

笑容瞬间在那个人嘴角凝固。

“您说什么?”

“我不知道,”周围人惊讶的目光让他害怕,他觉得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的话,可他的确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回答,“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接下来,无论医生问出什么样的问题,他能给出的回答都只有一个。那个男人的脸色随着自己一次次的摇头变得越来越难看,这让他产生了一种巨大的负罪感。空白的记忆让他越来越恐惧,头也开始隐隐作痛。

不要再问了!他本能地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那个人,他咬着嘴唇,看上去十分不安,但依然接收到了他的暗示。他打断了医生的提问:“他的外伤已经没事了吧?”

“没事了,米罗先生除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之外,一切正常。”

“那好,我要带他出院。”不容置疑的语气,“他留在这里也没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自己负责!”

换好衣服的米罗默默地坐在床边,看着那个人在办完出院手续后回到病房一言不发地整理他的东西。“对不起……”米罗出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他觉得自己应该道歉,因为刚才因他而起的那个不安的表情实在太不适合他了,然后,至少问一问面前这个一直照顾着他的人叫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

他看到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用充满爱恋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扔掉东西坐到他身边,用力地把他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松手。

“……我叫加隆。”

过于亲密的举动让米罗睁大了眼睛,他一下子猜到了自己和加隆的关系。

 

米罗望着出租车外陌生的风景,觉得自己此时的样子大概就和一个小孩子差不多。这天是圣诞夜,红白两色的装扮、圣诞树和槲寄生花环随处可见。他看向林立的广告牌、灯箱和橱窗,听说读写、计算推理都没有任何问题,他甚至还能背出支出法核算GDP的公式和《伊利亚特》节选,知道奥林匹亚科斯是国内足球超级联赛的霸主,但唯独想不起来任何关于自己的事,仿佛记忆被橡皮强行擦出了一片空白。

车在一栋普通的住宅楼前停下,两手空空的米罗跟在加隆身后下车、上楼。看到加隆费力地在包里摸索着钥匙,米罗伸手想要提过他手中的行李。

“不用,你别动……看,找到了。”加隆取出钥匙打开房门。这是一间普通的一室一厅,虽然不大,但两个人住绰绰有余。屋子的主人应该是个有着良好习惯的人,屋里东西虽然不少,但都摆放得整整齐齐。“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坐吧。”加隆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几天都在医院陪你,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先把东西整理一下,一会儿早点出去吃晚饭吧,今天可是圣诞夜,去晚了肯定连位子都没有。”

“好。”米罗点点头。加隆拉开电视机柜的抽屉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虽然不知道有多少用,总之你先随便看看吧。”

他接过相册翻开,映入眼帘的第一张就是他和加隆的合照,冰天雪地里的两人穿着厚重的羽绒服,脸颊被风刮得通红,却笑得非常开心。照片的角度有些奇怪,大概是反拿相机自拍的。旁边的空白处写着几个小字:洛桑滑雪。

加隆似乎很喜欢摄影,相册里不仅有大量的海外旅行照片,也有一些似乎只是普通公园里的风景。虽然谈不上什么高超的摄影技巧,但充满生活感的镜头反而多了一份亲切。米罗饶有兴致地看着一张张照片中的自己,想象着当时心情——虽然他依旧什么都记不起来。

“没想到这些东西也会有派上用处的一天,”加隆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客厅,语气中似乎透着一丝苦笑,他随手揉了揉米罗的头发,在他身边坐下,“真是怀念啊。”

“你很喜欢拍照片?”米罗问道。

“算是吧,小时候开始就喜欢摆弄照相机,不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只是喜欢拍而已。”他指着米罗正在看的一张:“这是春天的时候我们到附近的一个野餐区吃烧烤,结果把一大半的肉都烤焦了。当时你还说要回家磨练厨艺,开学没几个星期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呃……我还真是没有毅力啊……”

“那倒不至于,”加隆说,“去吃饭吧,回来再继续看。”

 

米罗走在加隆身边,漫步在华灯初上的街头,加隆时不时给他指出车站、超市和购物中心的方向。米罗小心观察着对方貌似漫不经心的侧脸,虽然在现在的米罗眼里他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但加隆所表现出的关心是那样自然,再加上此前浏览过的两人的合照和手机中的聊天记录,米罗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他是一个可信的人。

“好啦米罗,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用一直拿这种眼神盯着我吧?”加隆突然停下脚步,坏笑着调侃了起来,米罗这才发现自己正对着他英俊的侧脸神游天外,顿时觉得无比尴尬。加隆揽过他的肩膀:“到了,就是这里,你最喜欢的餐厅。”

由于距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餐厅里还留了一些没有预定的空位。他们在靠窗的一侧坐下,米罗看着玻璃中倒映出自己的脸,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想吃什么?还是我来帮你点?”加隆翻开菜单问道。

“你点吧,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想吃什么。”

“说的也是啊……”加隆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熟门熟路地选择了一些据说是米罗喜欢的菜。

“加隆,能说说关于我的事吗?”等待上菜的空闲时间里,米罗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询问。加隆是他现在唯一认识的人,而且他愿意相信他。

“当然可以。”加隆坐直了身子,“你出生在南爱琴大区的米洛斯岛,现在是圣域大学经济学院二年级的学生,主修经济学,同时还是学校网球队的主力,寒假前刚刚结束了和海因斯坦学院的友谊赛,你还没来得及告诉我比赛结果,不过你肯定赢了。有个叫艾欧利亚的队友是你的好朋友,在你搬出宿舍之前还是你的室友;你们的队长叫艾俄洛斯,是艾欧利亚的哥哥。周末和假期的时候你在潘恩街上的二手书店打工,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你们的店长叫修罗,是个一板一眼的家伙,不过人不错,还有两个叫阿布罗狄和迪斯马斯克的正式店员,每天都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得不可开交……我是不是说太快了?”

“还好,”米罗以最快的速度记下了这一串陌生的人名和地名,“对了,我怎么会进医院的?”

加隆略微垂下了视线:“这件事我有一大半的责任。你放假第一天的时候我们计划在节前做个大扫除,结果我在搬电视机的时候没注意电源线,把你绊倒了,你的头撞在了电视机柜上,当场就晕过去了。检查出来只是普通的外伤,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说真的,你要是再继续这样毫无知觉地躺下去我都打算大闹一场了。不过幸好你人没事,记不起来什么的以后可以慢慢想。”

米罗摸了摸头,不免觉得这起意外事故听上去有些滑稽。看到加隆自责的表情,有些心疼的米罗决定换个话题:“你刚才说我们是在二手书店认识的?”

“对,”谈起这个,笑容重新回到了加隆的脸上,“我是经济日报的编辑,平时喜欢淘二手书。那天恰好是你当班,我在找罗兰的《转型与经济学》,不过书架上没有,我都打算换家店了,但是你坚持说看到过一定要帮我找,结果拉着我在仓库里翻箱倒柜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其实再跑几家别的店都未必需要那么多时间——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幸好我没走。更巧的是,晚上去快餐店吃晚饭,才坐下没几分钟就看到你推门进来,当时是饭点,几乎没有空位了,于是我就招呼你坐过来。出了快餐店我们发现居然连回家的路线都一样,我这才知道原来你是圣域大学的学生。后来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你学校附近偶遇,只能说这是缘分……来,别只顾着说话,这是你最喜欢的牛排,快吃吧。”

经过一晚上的交谈,米罗总算对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他应该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普通大学生——如果没有突然失忆的话。虽然脑海中的空白依然让他迷茫,但只要看到加隆在身边,米罗立即会感到安心,他觉得原本的自己一定也是十分依赖着这个年长八岁的恋人。

“那当然,”加隆替他盖好被子,关掉台灯,“你可是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抱着我的。”

不过米罗很快发现这句并不是实话,因为明明是熟睡的加隆把他像抱枕一样牢牢按在怀里。虽然有些姿势有些别扭,他还是笑着合上了双眼,在对方温暖的拥抱和呼吸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米罗是被牛奶和咖啡的浓郁香气叫醒的。他揉着眼睛走进厨房:“早啊,加隆……”然而下一秒,加隆的俊脸突然在视野里放大,对方熟练地扳过他的下巴,在唇上轻轻一吻,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忙着早餐。亲密的举动让米罗瞬间清醒,瞪大了眼睛满脸通红地看着他的背影。或许是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加隆转过头对上了米罗惊讶的视线,笑着解释道:“早安吻,每天必需的,这个可不能省,你最好快点习惯起来。”他边说边把做好的早餐端上餐桌,“赶紧去刷牙,今天有特殊安排。”

“你刚才说什么特殊安排?”整理完毕的米罗一边往面包上涂着黄油一边询问。

加隆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去你学校,你的小伙伴艾欧利亚和他哥每天都要去学校网球场练球,之前你在医院的时候他们也来看过你。再说那里是你每天上课的地方,说不定看到熟悉的环境能想起些什么。”

寒假期间的圣域大学没有了平时的热闹景象,校园内鲜少能看到学生的身影,不过安静的氛围倒是特别适合漫步和闲逛。加隆熟门熟路地带着米罗在教学楼之间穿梭:“看,这里就是你们学院,边上是图书馆。”米罗好奇的目光表明他依然没有想起任何事情,加隆轻轻叹了口气,说:“走吧,去球场。”

“你好像很熟悉这里。”眼见自己的迷茫又引起了加隆的失落,米罗赶紧扯开话题。加隆点点头:“当然,我也是圣域大学经济学院毕业的,算是你的学长。”没走多远,几片硬地网球场进入了视线,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正在指导另一个相貌相仿但看起来更年轻的男生练习发球。加隆推开铁丝门走进场地,向他们挥了挥手,年轻的那个立刻扔掉球拍跑了过来,激动地给了米罗一个熊抱:“你总算醒了!”米罗在脑内仅有的几个名字中搜索了一遍,犹豫地说道:“艾欧利亚?”

“什么失忆,这不是还记得我嘛!”兴奋过头的艾欧利亚抱着自己最好的朋友不肯撒手,艾俄洛斯笑着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行了,注意下环境,加隆还在旁边呢。”艾欧利亚吐了吐舌头,这才在加隆故作不满的注视下松开了米罗。

听过加隆简单描述了米罗的情况之后,艾欧利亚虽然略显失望,但立刻振作了起来,拍着胸脯表示愿意一道帮助米罗恢复记忆,然后便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述学院里的那些事,也不知道是在帮米罗回想,还是单纯地吐槽和发泄。艾俄洛斯无奈地摇摇头,转向了加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如果开学了他还是这样,你们是准备休学还是怎么样?”

“不知道,”加隆长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但为了在米罗面前表现出积极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力正在不断增强,“只能现在多带他走走,希望能早点想起来了。”

艾俄洛斯点点头:“说的也是。对了,要不要告诉……”

“不用了,”加隆无礼地打断了艾俄洛斯的话,他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跟他没关系。”

然而艾俄洛斯却移开视线,苦笑了一下:“好像你不说也得说了。”加隆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外貌与他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正向他迎面走来。

“加隆,”来人微笑着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见,怎么想到来学校了?”

不过加隆以冷漠回应了对方的友好:“陪米罗随便走走。米罗,走了,我们回家!”

正聊得热火朝天的艾欧利亚愤愤不平地瞪了一眼加隆:“怎么才来就要走!”然而米罗的注意力却定格在了加隆旁边的那个人身上。或许是因为长相相似的原因,米罗觉得对这个人也带着强烈的熟悉感,奇怪的是,他的表情明明比加隆更温柔,却不知为何让他心生一丝恐惧。他起身向加隆走去,目光一直锁定着那个人。而像是觉察到了他的异常一样,那人问道:“米罗,怎么了?”

“我……”

“没什么,回家。”加隆揽过他的肩膀,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几乎是半推着米罗向校门的方向走去。米罗不解地看了看似乎心情突然变差的加隆,随后扭头转向身后,那个人只是站在原地,脸上同样写满了疑惑。

“加隆,那个人是谁?”米罗能看出加隆非常反感那个和他长着差不多一张脸的人,不过既然那个人认识自己,而加隆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这里面肯定有隐情。加隆不情愿地用最简单的词汇解释道:“撒加,我哥哥,你的学长辅导员。”

敷衍的态度让米罗感到不满,他停下了脚步:“为什么你之前从来都没有提起过?是不是他如果不出现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加隆,我不知道这个撒加和我们有过什么过节能让你这么讨厌他,我现在只想知道关于我的事,越多越好。我身边只有你,如果连你都瞒着我,那我还能相信谁?”刚才微妙的恐惧让米罗非常在意,加上加隆的隐瞒,他严重怀疑自己和撒加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加隆对米罗突然的激动有些惊讶,随即立刻意识到现在他是米罗最相信的人,是他最大的依靠和所有记忆的来源,这让他在抱歉之余也有一丝窃喜。他充满歉意地揉了揉米罗的头发:“不是和我们,是和我。我在毕业后没有按照家里的意思和撒加一起继续深造,而是去报社做了编辑,为了这件事我和他们大吵了一架,还和撒加动了手。虽然他后来向我道歉了,但我还是以此为借口从家里搬了出去。我们虽然是双胞胎,但想法从来就没有一致过,撒加总是乖乖听爸妈的话,而我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现在这样也好,离他们远点,他们也就管不了我。”

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兄弟关系让米罗觉得有些夸张,不过这与他无关,“那我呢?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就是普通的学长和学弟,你在学校里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去问他之类的,但这些所谓学长辅导员基本都是摆设。除了我们认识后没多久你说我长得很像你的一个学长之外,你从来没有提起过他。”

是这样吗……米罗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可能多心了。加隆安慰地拍了拍他:“本来还想在学校多待一会儿,现在既然出来了,索性到你打工的地方去看看吧。”

 

米罗打工的月桂书店就在离他们家不远的潘恩街上。虽然面积和书目种类远不如其他大型的二手书店,但由于地理位置优越,因此书店的生意还算不错。当加隆领着米罗推开玻璃门的时候,收银台边似乎正在发生争执。

“你是不是故意偷懒然后把标签都留给我贴的?”

“谁偷懒了!我一直都在清点存货根本一分钟都没有停过!”

“店里就这点存货你用得着清点到交接班?”

“你以为我是你吗?去仓库傻坐十分钟就算清点完毕了?要不是我迪斯马斯克大人心思缜密,这些旧货就只能在书架底下的大抽屉里发霉了!”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没看见有客人进来了吗!嗯?这不是米罗吗,你什么时候出院的?”

三道视线突然齐刷刷地投到了米罗身上,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询问地看着加隆,后者像背书一样又把他的情况简要地复述了一遍,刚才还因为工作量的事情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目瞪口呆,还是最后劝架的那位首先回过神来,做了总结性发言:“……真没想到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边。总之介绍一下,我是书店的店长修罗。”

对贴标签一事耿耿于怀的美男子也收起了刚才凶神恶煞的表情:“我叫阿布罗狄,平时一般都是我和你一起搭班的。这个是我们自称心思缜密的迪斯马斯克大人。喂,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要和女朋友约会吗?”

被点到名的短发男子拍了拍脑袋:“对哦,听得太入神都忘了,米罗,我先走了,下次再聊啊!”说完一溜小跑出了店。

“哼,有异性没人性。”阿布罗狄对空气翻了个白眼,一边小声地骂骂咧咧一边给新收来的旧书贴上标签。米罗环视着不大的书店:暖黄色的吊灯、擦得十分干净的木质书架、一排排新旧程度不一的书籍、只能站一个人的收银台、稀稀拉拉的几个客人、还有三个店员……“那个是谁?”米罗指着一个同样身穿店员制服、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发呆的年轻人。阿布罗狄扫了一眼:“那是卡妙,和你一样是来打工的学生,不过除了工作需要他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不用管他。”

米罗在书店里和阿布罗狄东拉西扯了几个小时,这位记忆力惊人的同事几乎把他知道的所有关于米罗的事都复述了一遍——虽然当事人依然只是像听故事一样,没法给出任何反应。这不免让阿布罗狄有些郁闷。临走前,店长修罗递给他一本关于失忆症治疗的书:“这个送给你们吧。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总之上面的方法可以试试看。”

从书店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回家路上米罗一直沉默不语。这一天里听到的内容仿佛构筑了一个陌生的自己,他努力想要和他融为一体,却不知道该怎么做,这让他感到烦躁。突然,他毫无征兆地被加隆一把抱住。在这人来人往的街上,他们立刻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路人或诧异、或理解、或祝福的目光让米罗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加隆,怎么了?”

“你在害怕,”耳边传来温柔的低语,“没事的,米罗,不只是你一个人在害怕。28年来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会有什么送礼物的圣诞老人存在,但是在你昏迷的那几天里,我第一次向他许愿能让你回到我身边。现在都没事了。你昨天才醒过来,不记得也很正常,不用勉强自己想起来。而且,就算真的再也想不起过去的任何事也没关系,你只要记住现在的我,我会陪你开始新的生活。”

加隆有力的拥抱和安慰的话语让米罗平静了下来。他光顾着在意自己失去的记忆,却忘记了加隆差点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过去的自己的确让他感到陌生,但加隆的关爱不会改变,有了这个承诺,他还有什么好怕的?米罗笑着环住了他的腰:“喂,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回头率很高吗?”加隆没有松手,只是无所谓地答道:“管他们那么多。”

 

接下来的几天,加隆依旧带着米罗在市内闲逛,用他的话来说:“能想起什么最好,如果想不起来,就把它当成新的记下,毕竟这是你生活的地方。”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赖,但米罗有自己的疑惑:“加隆,你不用上班吗?”

“我请了假。虽然出院的时候对医生说了出什么事情我们自己负责之类的话,不过万一真遇上什么意外还是得回去求他们。我会陪你到寒假结束,之后你自己决定是回学校还是留在家里。总之你就趁现在熟悉下环境。”加隆忽然伸出左手,只见挂着一把车钥匙的银环套在他修长的手指上,得意地转了两圈,“我的车保养好了,新年去自驾游怎么样?”

米罗当然不会拒绝。

12月31日。两人一大早就前往4S店取车。心情很好的加隆把自己的车狠狠地夸了一遍,表示这是自己最值钱的物质财产所以一直精心保养虽然开了好几年但依然像新的一样米罗看到之后一定会大吃一惊云云,而米罗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一脸得意的样子。

“加隆,”他终于找到机会打断了他,“假期结束之后我想回学校。”

加隆停下了脚步,脸上并没有太过疑惑的表情,这个决定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只是想知道原因。

“休学待在家里没有任何用处,既然我记得学过的所有课程,那还不如回学校。你说得没错,我不想再去纠结失去的那些记忆了,”米罗第一次主动握住了加隆温暖的手,“我想开始新的生活,和你一起。”

明亮的眼睛和笑容一扫之前的阴霾,那是加隆熟悉的表情,他侧过头吻上了那微翘的嘴角:“我就知道你是不会停滞不前的。”

穿过马路就是4S店。加隆示意米罗留在原地:“你等在这里,我把车开过来。”

米罗点点头,目送着他小跑着离开,脸上依然挂着满足的笑容。

有谁在背后拍了下他的肩,米罗转过头,来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撒加学长?”

撒加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他。初次见面就产生的恐惧感再次袭击了米罗,而且更为强烈,撒加的笑容透着难以言状的诡异,他不由得警惕起来。“有什么事吗?”

仍然没有回答。撒加向他走近,两手扶上了他的肩膀,然后忽然用力,将他推下了人行道。米罗脚底踉跄了一下,刚要站稳,改装摩托车排气管的巨响从耳边传来。在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尖锐声中,他被狠狠地撞了出去,倒在马路中。

“米罗!!!!!!!!!!”他最后听到的是加隆惊恐的呼唤。

意识开始涣散,视线变得模糊。米罗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将他拖向无尽的黑暗。而最后映入眼帘的是撒加的微笑。

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微笑。

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加……隆……”

评论

热度(81)

  1. JasmineFa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cccelianchan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霜月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李凯馨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terry47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6.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7. artscoo海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