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一)

米罗江浪打浪:

小米中心,粮食向,大家都是好战友好兄弟
背景和人物有一部分取自D大的《天蝎宫浪漫谭》,比如说小胖蝎子
但此文中米罗绝对不会成天往水瓶宫跑

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在碰我的脸,冰冰凉凉的还挺舒服,我翻了个身不打算理它,但小家伙不依不饶继续用硬硬的小钳子戳我的脸,我被它成功地怼毛了,一把抓住小胖蝎子狞笑道:“崽儿啊,阿爸对你很失望,你起这么早打算干嘛啊?”

小胖蝎子瞪着俩无辜的大眼珠子看着我。

我想拽拽它的尾巴以示惩戒,但看着它那双跟我特别像的眼睛又心软了,自从前几天它妈妈跟另一只公螃蟹跑了之后我儿子就非常黏我,连去老大那开个会都躲在我兜里不出来,害得老大都怀疑我开会带蝎子是不是想暗杀他。

“螃蟹。”我儿子说。

很多人都对我们黄金圣斗士能听懂自己星座动物说话的事表示质疑,其实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你看看老大,加隆和沙加,他们听的多清楚,还有迪斯和阿布,我经常看到他俩蹲水边跟螃蟹和鱼交流感情,还有谣言说阿鲁在宫里偷偷养了头牛排解寂寞,我就更不用说了,我跟我儿子感情这么好,要说没聊天过我自己都不信。当然,童虎老师和卡妙他们会不会这种神秘的第二语言,除了他们自己以外圣域暂时没人知道。

“螃蟹?”我抓了抓头发,不出意料地发现它们又缠在了一起,难舍难分。说到螃蟹,迪斯他从来不肯吃螃蟹,我在旁边都啃出花来了他都不看一眼,还总是一副“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表情,拜托,单说他宫里那一大堆面具,他居然还有脸嫌弃我。上次我和加隆去海边捉了一大筐螃蟹,个头特别大,让人一看就特别有食欲,后来我把螃蟹送给了修罗,当天晚上我们就享受了一顿螃蟹大宴。童虎老师拿着八大件吃的尤其开心,就迪斯一个人铁青着脸坐那一动不动,还有阿布,他可能是顾及着同为水产组的情谊也没吃螃蟹,但是等迪斯走了之后我就看见阿布把剩下的一半螃蟹都打包走了(另一半被女神拿走了)。

捉螃蟹?

我左手猛拍一下大腿(右手抓着我儿子),才想起来今天跟加隆约好了去捉螃蟹,上次他偷溜出去被老大发现了,差点连我也被痛骂一顿,但是那天老大也吃的很开心,从此默许了这种行为,加隆很开心,我很开心,大家都很开心,所以加隆如果想找我出去玩,就说去“捉螃蟹”,没人会去拦他。

我从床上翻身下来,把儿子轻轻放在地上,看着它慢慢爬到床底下,只露出两只亮晶晶的眼睛,不禁慨叹了一番为人父母的不易,尤其是当你儿子起的比你还早的时候。

正在我思考人生的真谛的时候,冰河“嗖”的一下从天蝎宫的入口蹿到天蝎宫的出口,只留下“米罗前辈早上好——”的回音在宫里徘徊。冰河是个好孩子,特别勤奋,经常爬十一层楼梯去跟他师傅卡妙对轰曙光女神之宽恕,大夏天还挺凉快的。

洗完脸,我换上了圣域黄金圣斗士标配的白秋裤,听说白银和青铜的秋裤想穿什么颜色就穿什么颜色,穿大红色都没人管你,但我们黄金就不一样了,白秋裤还得配上白披风,我去问后援部,回答是“在干仗时白秋裤跟白披风更配哦~”

我:……

我又用五分钟穿上圣衣,把头盔尾巴缠在胳膊上,小时候我还不会掌控力道,戴上头盔经常甩同僚们一脸,经过他们的“强烈反抗”后我哭着去找史昂大人。史昂大人一脸慈祥的听我哭诉要换头盔,他默默地戴上教皇面具,然后用小宇宙呼唤老大“撒加,穿着你的圣衣过来”老大散着头发跑过来,只见史昂大人从一个神秘的箱子里拿出一袋高级温泉精,温柔的跟老大说:“乖,把头盔也戴上。”从此我特别宝贝我的蝎子尾巴,真正的勇士流血不掉头盔。

出了天蝎宫,我开始走楼梯,圣域的防护措施一点也不到位,连个扶手都没有,横平竖直,看看人家楼里都修了缓台,闯宫时要是不小心掉下去能直接滚回上一宫。

“米罗——”

正胡思乱想着,后面传来了叫我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冰河,这孩子可能刚对轰完跑下来,头发上还带着冰渣渣。冰河又叫了我一次:“米罗!!”

冰河跟谁学的嗓门这么大,下次得跟星矢说说,别随便乱教,人家可是冰原上的贵公子,喊这么大声成何体统。我刚想转身答应他一声让他别喊了,结果发现我下楼梯的动作没有停下来,我的左脚拌上了右脚,然后我飞了起来。

飞了能有两秒钟,我又开始在楼梯上滚起来,说实话膝盖磕的好痛,但是在下楼梯的过程中我由于太过震惊,大脑中一片空白,都没有喊出来,眼中只有不断旋转的青天,白云和楼梯,还有一只移动中的冰河。

滚的时间比较长,大概能有一分钟左右,以我的后背撞上天秤宫的墙壁作为结束。在快要撞上墙壁的时候,我的空白期已经过去了,大脑一片清醒,老实说全身都在痛,但是我敏锐的感觉到跟我滚了一路的天蝎尾巴从手臂上掉了下去,头断血流尾巴不能丢!我强行改变了滚动的方向,一把抓住了宝贝头盔,否则我可能就直接滚到天秤宫里面了。

幸好童虎老师回庐山去看紫龙了,不然我这么一滚能把老爷子吓一跳。我瘫在地上翻了个白眼,全身上下仿佛当年被星爆时一样痛,如果是在我的天蝎宫我可能就直接躺在地上不动了,可这是在天秤宫外面啊,随时都可能有杂兵看到我米罗大人的“英勇躺姿”。

为了我黄金圣斗士的尊严,我还是站起来,先把头盔擦擦灰,仔细的缠在手上,再把身上明显的脏地方拍一拍,打算一会去天秤宫里面找镜子看看。

我刚勉强收拾完自己,一回头就看见冰河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也吓了一跳,才想起来冰河刚才叫我的事,他还可能目睹了“米罗滚楼梯事件”的全过程,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你说你摔就摔吧,还在青铜小后辈的面前摔,毁了他心中对前辈的憧憬怎么办?米罗啊米罗,怪不得其他人总说你太年轻太天真,你在后辈面前也太不成熟了。

为了挽回一点颜面,我清清嗓,把冰河的魂叫回来,尽量和蔼地说:“冰河啊,有什么事吗?”

冰河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摁了摁眉心,把指甲收回去,安抚的拍了拍这孩子的背:“哎呀,我又不是你老师,没那么喜欢虐待小孩子,对了,你有什么事吗?”

这可怜孩子终于回魂了,眼睛四下乱瞟就是不敢跟我对视:“老师,老师向您借指甲油。”

我笑道:“不就是指甲油嘛,就在我床头柜里,你去天蝎宫翻出来直接送到水瓶宫,我就不去了。”

冰河嗯了一声,忽然问我:“您没事吧?”还没等我回话就一溜烟跑了,我不禁感叹,你看别人家的孩子,多有礼貌,跟我儿子一比简直是天上的云和地下的土。这么一想心里更难受了,我又安慰自己道,可是我儿子长得可爱啊,谁看谁喜欢,连卡妙上次都想送它个冰屋,被我死命拦了下来。当然,像老大那种怀疑我儿子是杀手的都是异端。

看冰河跑的越来越远,我急忙喊:“让卡妙把刨冰放我桌子上!!”卡妙明明是个冰块一样的纯爷们,可就是喜欢涂指甲油,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他喜欢涂就算了,还喜欢拿我的指甲油,我俩第一次说话就是卡妙冻着张冰块脸跟我说:“你的指甲油能借我吗?”自从熟了以后他越来越有恃无恐,我的指甲油是空了一瓶又一瓶,后来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跟卡妙商讨了一下,决定如果他还继续用我的指甲油的话,那他必须在夏天的时候给我冻几个冰棺放宫里散热,用的多的时候还要给我做刨冰,还有冬天必须离我三米远。卡妙做的冰棺一整个夏天都不会化,我床头床尾各摆一个,大厅里摆几个,儿子的窝旁边再摆一个,十二宫的兄弟们夏天有时候就来我宫里聚一聚,我偷偷问加隆他们为什么不去水瓶宫,加隆把我拽到离卡妙远一点的地方,告诉我说水瓶宫里全是冰棺,据杂兵说卡妙大人一想徒弟就造一个冰棺,长此以往水瓶宫里简直进不去人,除了在极寒之地修炼的水瓶座圣斗士本人,几乎没人愿意去水瓶宫挨冻。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膀,挤眉弄眼道:“就你这天蝎宫待着最舒服,怎么,还不想让兄弟们来了?”我偷偷瞄了一眼卡妙,常言道自古水瓶出闷骚,古人诚不欺我。

还有卡妙做的刨冰,在屋里放一整天也不会化,跟修罗做的蔬菜沙拉有的一拼,据说他还特地让冰河带了个榨汁机,就因为我上次说想吃苹果味的刨冰,想到这里,我不禁热泪盈眶,浑身上下也不疼了,卡妙,我的好兄弟,我以后再也不说你闷骚狂魔徒弟控了,我冬天竟然还想在宫前立一个“卡妙与冰河不准入内”的牌子,我简直不是人。

在天秤宫前发泄了一番对卡妙的愧疚之情后,我在宫里找到了镜子,结果发现白秋裤上全都是灰,怎么拍也拍不干净,于是我决定让加隆再等一会,我先回天蝎宫换个裤子。

希望一会不要再遇上冰河,我默默祈祷道。

PS.艺术来源于生活,没错,那个从楼梯上滚下来的sb就是我,还被亲友吐槽:别人写文滚床单,单身狗写文滚楼梯……(我才不会说我哭着跑了)

评论

热度(40)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这个文 擅自打个tag给自己存文。
  5.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