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小剧场)

米罗江浪打浪:

主线大纲还没撸完,就把平时一些不着边际的脑洞码出来。

圣域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秘密——缺钱。

老大每天费尽心思给我们找任务做,可惜有的委托不仅不赚钱,还倒往里贴,老大愁的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关键是十二宫的兄弟们平时不让出去,所以一出任务就拼死拼活的往回买,还得帮其他人带,光是运费就花了不少,为了这件事老大都银河自爆好几次了,可还是没人理他。

有天我刚出任务回来,手里拎着几瓶新买的指甲油,跟穆和阿鲁打了个招呼,慢慢悠悠的爬楼梯,结果上到双子宫我的指甲油差点没掉地上。

老大红着个眼睛瞪着我,漫天黑发无风自动,那呼吁而出……呸,蠢蠢欲动的小宇宙把我吓得往回退了一步。

“米罗,你回来了。”

我心道不妙,转头想找个肉盾,结果我的脑袋转了720°也没看见加隆的影子,只好硬着头皮回道:“呃,老大,我正想去教皇厅找你报告呢,你怎么到双子宫来了?”平时老大吃在摩羯宫,睡在教皇厅,把双子宫让给了加隆。这两兄弟其实关系不错,可惜撒加喜欢说教,加隆喜欢抬杠,这俩一对起来就容易银河互爆,往往爆完了人没事,结果一瞅屋顶没了。

老大没有回话,紧紧盯着我的指甲油,我吓得把宝贝们往身后藏,大家熟归熟,我也是老大你一手带大的,可是你用我的指甲油一样得打欠条。

“米罗,你也知道,最近圣域……不是很富裕。”

不我不知道,老大这不是你用我指甲油的理由。

“所以我替你接了份委托,报酬很丰厚。”

再丰厚那也到不了我手啊。我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直跳,生怕他下一句就是“我把你卖到了冥界/海界/仙宫,这是你的卖身契。”

“就是有家报纸希望出我们圣斗士栏目的专题,派了个记者来采访,我思考了一下,你是接受采访的最佳人选。”

说什么最佳人选,还不是看我好欺负,穆有史昂大人撑腰,阿鲁太实诚反而不会说话,加隆和迪斯……不提也罢,艾欧里亚有艾俄哥当后盾,沙加一开口估计能把记者侃晕,童虎老师他不敢得罪,他还指望修罗每天做饭呢,卡妙跟个冰棍棍一样,老大泡澡的玫瑰花瓣还是阿布给的。思来想去结果就我孤零零的,脸皮厚,不叛逆,还从小跟老大学了一嘴官腔,不捏我这个软柿子捏谁?

“但是教皇……”总得意思意思反驳一下,这么简单就让老大得逞,我可不答应,就算我答应了,加隆也不答应。

“没有但是。”老大眯眼又在看我的指甲油“你这次出差,花了多少钱啊?”

花了多少钱啊?

老大就是老大,比我还会戳人死穴。我立刻单膝跪地道:“好的教皇大人,请告诉我采访的时间地点人物。”

老大终于笑了,站起来走了几步,到我面前揉着我的头发:“也没几步,他现在就在双子宫里面。”

这是当我面挖了个坑然后把刀逼我脖子上问我跳不跳啊。我忍辱负重继续问:“那老大,咱们这次问不问那些男男,男女,女女关系啊?”

老大说话的声音都愉悦了不少:“怎么可能,就是普通的采访,我不会坑你的,小米。”

我面无表情的跟着老大走进双子宫,里面坐了个小年轻,估计跟我差不多大,兴高采烈的坐在椅子上,看我进来笑的跟阿布种的玫瑰一样,我沉默地坐在双子宫大床上,老大在向那个记者介绍:“这是米罗,我们黄金里最小的那个,放心,这孩子我从小看大,特别懂事,人也稳重,你放心问吧。”我向他点头示意,老大一关门出去了,小记者笑着问:“那我们开始?”

“好。”

小年轻掏出根录音笔,笑的跟加隆一样,就那么直愣愣的盯着我的眼睛,开口道:“米罗先生,很多读者对你们黄金圣斗士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十分好奇,可不可以请您稍微透露一下黄金圣斗士的修炼方法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暗自冷笑一声,我就说嘛,哪有对我们圣斗士绯闻不感兴趣的报社,这一看就是对家派来的。他们出的钱竟然能让老大动心,一定拥有十分雄厚的财力,仙宫估计是不可能了,波塞冬应该没这么聪明,唯一剩下的就是那位传说时髦值爆表的男人,冥王哈迪斯了。

总听女神说她二伯是个暴发户,大伯是财富之神,银子大大的有,而且养冥斗士特别容易,饭钱都省了,一年到头也去不上几次陆地,当然也就买不了多少东西,钱多得一堆一堆的。

好羡慕哇。

不过羡慕归羡慕,我对女神的忠心日月可鉴,连睡前数绵羊都是“救了一只女神,救了两只女神,救了三只女神……我去怎么有一只星矢”

话说回来,这个问题问的妙啊,如果坐在这里的不是我惊才绝艳的米罗大帅哥而是阿鲁的话,保不齐他就全给秃噜出来了。我深深的看着面前笑的跟加隆迪斯混合体一样的敌方探员,想用小宇宙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

竟然探测不到?哼,果真深不可测。

哎?不对,我的小宇宙呢?

我吓了一跳,当时就想掐他脖子问他我的小宇宙怎么没了,这比当年哈迪斯城那坚挺,持久,猛烈的结界还牛逼啊,但我是冷静沉稳的黄金圣斗士米罗,总不能乱了阵脚,而且圣域最近的确比较穷,我指甲油都忍痛少买了一个色号,不如先把采访糊弄过去,把钱骗到手再说。于是我开始思考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我们堂堂雅典娜的圣斗士,不但打架冲在最前头,文采也是一等一的好,胡谄扯淡张口就来,酝酿了一会,我回答道:

“其实我们各个星座都有自己独特的修炼方法,你看穆,放的水晶墙特别结实,为什么呢?就是他小时候史昂大人天天督促他吹泡泡,泡泡得保持一个小时不破才算练成了。还有阿鲁,我天天看他在那‘扎牛步’,一般得蹲一个通宵。双子座的优良传统精神分裂,老大跟我说过,这是他还没长大的时候史昂大人让他天天晚上对着镜子唠嗑,不到一个月老大就成功了。加隆从小性子就野,喜欢在海里泡着,不脱一层皮他都不舍得出来。迪斯喜欢参加试胆大会。艾欧利亚小时候比较苦,拿着一本物理书天天看,就学那个叫什么原子的,艾俄哥也陪着他看。沙加天天从网上订购新鲜的恒河水,买了也不喝,就在那供着。童虎老师喜欢抓小蛇玩,据说这就是放大招用的‘百龙’。修罗都用坏多少个菜板了,还是我偷偷帮他丢到圣域外头的。卡妙宫里堆了几百个大冰棺,极寒之地都比那暖和。阿布小时候因为圣域比较穷,没钱请植物学教授,就让他天天看什么玫瑰养殖一百法,据说阿布眼睛都看绿了。还有我,”

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表情是百分百真实的忧郁,“我小时候更苦,白天练习戳石头,到了晚上,前半夜练习抹指甲油,涂的不好还得再重来,后半夜看《还珠格格》,学里面的扎针技巧,你看我现在戳人戳的特别溜就是跟容嬷嬷学的。等我长大了,史昂大人才反应过来,十二黄金里有肉有输出,就是没有奶妈。还是童虎老师跟他说,我看小米就不错啊,学了好几年针灸,别的不说,止血应该会吧。结果史昂大人就记住了,天天让修罗做什么乌鸡汤,王八汤,把兄弟们都补的流鼻血了,就让我挨个戳他们的真央点来止血。”我说着伸出自己的右手,不禁感叹道:“这真是一只罪恶之手啊,不知进入了多少次兄弟们的身体。”

说罢,我偷偷瞟了一眼对面敌军的表情,果然,他被我雷的不轻,脸色比童虎老师的武装色还难看。我开心的冲他笑,小样,爷跟加隆抬了这么多年杠,嘴皮子多厉害全圣域没有不知道的,你还是图样图森破,耐一污。

我正得意着,没想到他脸色一变,竟然缓过来了,还笑的跟加隆迪斯小黑混合体一样:“谢谢您的回答,请允许我继续问第二个问题。”

哦?有意思,我还以为问完第一个问题,见识到我的口才就应该没勇气再问第二个了,没想到他的心理素质跟老大有的一拼,就让我来看看你的实力吧。

“好的,继续吧。”

“米罗先生,第二个问题是专门问您的,因为很多读者来信都专门要求我们提问,所以希望您听到问题后不要生气,毕竟这关乎您的隐私。”

“没事,请问吧。”爷在圣域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别人不抱就哭的小卷毛了。

“您的招式猩红毒针双手都可以发是吧?”

“嗯,一手瞄准一手戳人。”

“那既然您左右手都可以发招,那为什么您不试着用脚趾头呢?”

操。

小伙子,我错了,你不禁拥有老大一样的心理素质,能面不改色的问出这么恶心的问题,还拥有加隆一样的厚脸皮和迪斯一样的作死爱好。今天我不搞死你我就去冥界爱死拉达。

我把翘着二郎腿的姿势调整回标准坐姿,深吸一口气。

好生气哦。

钱。

指甲油。

保持微笑:)

默默吐出一口气,我又笑的非常和蔼,学着史昂大人的口气道:“这个问题角度比较刁钻,请允许我用类比的手法来回答。你看,男人的左手和右手都可以【不可描述】,那为什么不用脚来【自主规制】呢?”

说完我就一甩披风走了,不管后面那小年轻什么表情,也不管还有多少问题没问,我可没本事奉陪到底,谁爱来谁来,老大敢过来我就敢哭给他看。

现在不是爱护公物的时候,所以我一脚把双子宫的门踹开,结果外面一片金光闪闪差点没亮瞎我。

什么情况?为什么兄弟们穿着圣衣全副武装都趴在门边偷听?我转身就看到了老大,他满脸纠结地拍拍我的肩:“米罗,其实我一开始就发现他冥界探子的身份了,但为了那笔……但为了稳住他,不得不找你来蒙他几下,你干的很好,现在我们可以人赃俱获了。”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看来我聪明绝伦的形象保住了,可是老大,“你们什么时候埋伏在这里的?”

穆代老大回道:“从他问第一个问题的时候。”

操。

那个对家探子倒是给了我一点启发,我不仅可以用食指戳人,还可以用中指嘛。于是我亮着指甲冲老大比了个中指,来呀,互相伤害呀。

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20岁,于20xx年卒,死因:众黄金围剿。

小剧场end

PS.我真的是米团子痴汉,我对他的爱比对黄金十三加在一起还多。
PPS.【不可描述】和【自主规制】就是lu。
PPPS.我向亲友吐槽问什么我就不能像其他大手一样有文采,一段里用上八种修辞,她:你(写的)太紧了。我:……谢谢。

评论

热度(53)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5. ArsenLancaster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二爷的正确使用方法 在小黑出现的时候当米罗的肉盾哈哈哈哈
  6.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我米真的有练过用脚发毒针的不信你看,哼
  7.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一看到圣域的女女关系我就忍不住配图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