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二)

米罗江浪打浪:

我回到天蝎宫,也不知道冰河那孩子怎么找的指甲油,我明明说在床头柜里,结果我的衣柜被翻了个底朝天,不过幸好他还算有良心,把那些翻出来的衣服都堆在床上。要是冰河把衣服直接撇在地上,冒着夏天再也没有冰柜和刨冰的风险我也得戳他个一百四十针。

我在衣服堆里艰难地找出一条白裤子,躲到卫生间里换上,再拿纸巾仔仔细细的把圣衣擦一遍,刚要走时照了下镜子,结果发现我的头发全炸了起来,估计是滚下来的时候新做的发型,怪不得冰河吓成那样,原本摸上去软蓬蓬的卷毛里面全是沙子,比加隆当年刚从水牢里放出来还脏。我认命地再把圣衣换下来,整整齐齐的堆成蝎子形状,再去浴室洗头。

据说圣衣是有灵魂的,我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小时候我经常把天蝎座圣衣脱下来往箱子里一堆,结果第二天我的蝎子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而且还不能绑在手上,特别麻烦。我吸取了教训,向穆请教怎么把圣衣拼回原来的样子,穆很谦虚的表示他也不知道,于是我就在白羊宫住了一个月,每天都和穆试图把圣衣拼成一个新的造型。一个月之后,圣衣终于在我试图把它拼成olo的时候大发神威,自己变成原装蝎子,穆在一旁啧啧称奇,让贵鬼把造型图画下来,自己收藏一份,复印给我一份。照着复印件我又练习了一个月,从此获得了能在半分钟内完整拼回圣衣的绝技。

我随手拿了一瓶洗发水,浴室里面的洗发水占了两大排,上面印着各种文字,有的看起来跟我儿子拿尾巴瞎画的一样,这些洗发水都是我出任务的时候从各地带回来的,它们风情万种,它们各有千秋,它们……都是柠檬味的。人嘛,总有几个特别喜欢的东西,你看,加隆用的洗发水跟沐浴露全都是海洋味的(其实我认为是海蛎子味),沙加全身一股子香料味,听说卡妙他一年到头用的全是清凉薄荷系列的洗发水,包括冬天(牛逼,我自愧不如),阿布天天种玫瑰玩玫瑰,穆用的据说是遥远的东方古国特别熬制的中药,头发摸着特别顺滑,老大……其实我怀疑老大是温泉成精,加隆是海蛎子成精。

我一手调整着蓬蓬头的角度,一手慢慢清理头发里的沙子,话说天秤宫到天蝎宫归哪个杂兵管啊?打扫的这么“干净”,我打算一会问问老大,然后赏他十四针。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说撒加加隆到,我刚把洗发露挤到手上,加隆的小宇宙就出现在天蝎宫里,在我满头都是柠檬味的泡泡时,加隆已经在我背后了。

我还没打招呼,他倒是先给我屁股上来了一记:“你小子去哪儿浪了?我在圣域门口等了大半天,怎么,你还得再打扮打扮?”我真想甩他一脸柠檬泡泡,让他也“打扮打扮”,无奈此时他占据了有利地位,我暂时处于被压制状态,况且我也确实放了人家鸽子,只好顺着他道:“加隆,隆哥,咱能等我洗完头再说吗?”
还好加隆虽然脾气蛮大,但也没鬼畜到要在浴室星爆我的地步,只揶揄了我几句就到大厅里等我了。

我把泡泡冲干净,用小宇宙把头发烘干,再把脸埋在软乎乎的卷毛里,使劲吸了一口。

啊,柠檬味的。

开心。

吸得正起劲,我忽然听见一个严肃的声音:“米罗,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已经二十了。”一回头,加隆正抱着胳膊斜靠着门,很装逼地看着我。这混蛋还有脸说我,上次把死螃蟹丢到迪斯宫里的是谁?然后跟迪斯说亲眼看见是我扔的又是谁?迪斯也是瞎,闻不到加隆身上腥乎乎的海水味吗?害得我被积尸气打到冥界又看到了“美丽的拉达曼提斯”,那家伙“嗷”的一声冲过来,要不是米诺斯用星辰傀儡线绑着他,估计第二天的报纸头条就是“天蝎座米罗亲自前往冥界爱死拉达,两人见面激情四射难舍难分”。想到这里,我简直气的牙痒痒,立刻就换上TV版里星矢划伤我的那张[色气与帅气并存的嘲讽脸.jpg],对还在装逼的加隆道:“撒加没教过你不要随便进别人的卫生间吗?比 我 还 大 8 岁 的 老 爷 子”

加隆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只耸耸肩,把那张一面无表情就显得非常可怕的脸转了过去,又微微转头笑道:“是嘛,撒加还真没教过我这些,不过米罗,你早上放我鸽子的事一会记得跟我说清楚,我先出去了。”还非常体贴的关上了门。

加隆没有生气,他一直憋着气呢,我真不该提起老大的,他俩一直都是对方的G点,不碰还好一戳就爆,既割舍不掉又觉得累赘,这种“只有我才能星爆你”的感情真是太感人了。

但这不是重点,我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该怎么编出一个有深度还不会露馅的理由呢?我苦苦思索着,加隆本来就不好糊弄,结果他现在还生着闷气,这还真是麻烦……

啪嗒

哎?哪里漏水了吗?怎么会有水滴在地上的声音?卫生间里没什么异样,应该是宫里其他地方出了事,但是加隆在外面我不敢出去,只好烦躁地继续编故事。

正想着,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碰我的脚,不由得浑身一抖,想起小时候我晚上不睡觉,缠着撒加给我讲故事,最后把他自己讲睡着了,我又去找加隆,把他摇醒,加隆气的一连串给我讲了八个鬼故事,我也没让他得意太长时间,哭的把整个圣域都吵醒了,然后我自己就累的睡着了,第二天加隆青着脸向我道歉,嘿嘿嘿。我记得他给我讲了个叫什么佳椰子的故事,一听这个名字我还馋的够呛,结果他告诉我是个喜欢在地上爬的女鬼,当时我就吓得扎了他一针,现在在我腿上的这个难道就是……

冷静点米罗,你是雅典娜麾下最高贵的黄金圣斗士之一,是坚定的无神论拥护者,可女神是怎么回事啊?世界上既然有女神,那也应该会有女鬼吧?

我拿指甲掐住胳膊,控制着不抖得太厉害,一边不动声色地往下看。

我儿子抱着我的腿,瞪着眼睛鄙视地看着我。

我松了一口气,把它从腿上抓起来,狠狠地拽了一下它的小尾巴,这孩子跟加隆混的越发熊了。想当年我儿子还是我的贴心小胸甲,现在都敢爬我身上吓我了。

不过我儿子倒是个绝佳的好借口,当年相约天蝎宫我对我儿子的爱护有目共睹,想来加隆也不会太难为我。很快我就编了一个早上起来不小心踩到儿子急忙带它去看医生的故事,不过现在还缺了点证据,于是我让儿子趴在地上,轻轻拿鞋底在他身上印了个脚印。

大功告成。

我抱着儿子轻轻推开浴室门,却没看见加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桌子上摆着个冰食盒,我一看就知道是卡妙的刨冰送过来了,兴高采烈的过去揭开冰盖,空的。

不对呀?卡妙不会拿个空盒来骗我,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又仔细看了看食盒,勺子还在里面,还剩着一些散发着水果清香的糊糊,我拿指甲沾了一点尝尝,是苹果泥。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有个混蛋偷吃了我的刨冰,我气得小宇宙都要炸了。有句话怎么说的?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我想看看地上有没有脚印,结果一转头就看见加隆窝在我的床上,还打着呼噜。

我走到床边,加隆整个人都埋在我的衣服堆里,也不知道他怎么睡的,枕头上有他的口水,衣服上有他的口水,地上还有他的口水,看来刚才的水声就是他弄的。我蹲下身闻了闻那滩看起来就很恶心的口水,苹果味。

妈的死加隆。

加隆现在趴在我的床上,这样的姿势很方便我对他做些什么,我默默伸出指甲,摆好pose,

“V嗡嗡十五针!!!”

我虽然喊的是十五针,还用了三个感叹号加强语气,但其实只扎了一针加隆就醒了,他一个海龙摆尾从床上滚下来,估计是看到了我的表情,他笑的很贱地过来揉我头发,我一把甩开他的手,再次摆出我的猩红毒针专属pose:“多说无益,还我刨冰。”

加隆还是笑的很贱,过来试图揽住我的肩膀:“抱歉小米,我早上刚起来就去门口等你,饭也没吃,刚才饿得我低血糖都快犯了,看到桌子上有盒刨冰我就没忍住,实在是对不起。”

每次加隆这么一示弱我就不好意思再跟他较真,我收起pose,但是红红的指甲还没缩回去,加隆这么执着的等了我半天必有蹊跷,“那你到底要找我捉什么螃蟹啊?”

加隆揽住我的肩膀,使劲把我往他怀里带,这大热天的也不嫌热,我动了动没挣开,他笑得更恶心了:“米罗,我的好兄弟。”

这混蛋又要坑我了,“花样坑米”简直是他的日常任务,我面无表情地等着后文,加·海蛎子精·星爆狂魔·不坑人不舒服斯基·隆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跟我说:

“你想搞对象吗?”

PS.隆米不是错觉。
PPS.我就是想看所有人都对小米好,这样我才能肆无忌惮地坑他。
PPPS.这两天开运动会,我在下边闲的只能舔米团,开脑洞和撸文,估计今明两天我可以爆肝码好几章了。

评论

热度(43)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