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三)

米罗江浪打浪:

warning:此章中有脏话出没,毕竟是二十多岁火气正旺的小伙子。

好想搞gay哦。

“不想。”我非常嫌弃地把加隆推到一边,他吃了刨冰是挺开心,我现在可是热的想打人。

加隆遗憾地“切”了一声,倒也没有再黏过来,他撇着嘴接着问我:“为啥呀?”

为什么?这么多年我可算是看透了,我们这几个单身的黄金圣斗士之中保持着脆弱的平衡,粉丝之间流行叫什么“cp”的小团体,还分成很多派别,他们脑洞大发,他们相爱相杀,但仅仅是在自己的群落里撕逼,可是只要有一个黄金脱团,所有的人参公鸡肯定会冲着他来。比如说上次我遇见了艾斯特妹妹,跟她讨论了几句“怎样才能爱死别人”,结果第二天圣域的报纸就被我屠版了,第一版的标题是“瓶蝎王道疑被拆?实拍米罗出轨瞬间”,第二版的标题是“受针有意,扎者无情,V嗡嗡十五针的爱恨情仇”,第三版是“仙女岛终成往事,花开几时为君落”,第四版是“拉达不哭!冥界挺你”,第五版“只为他一人,圣域集体失恋”,把十二宫兄弟的照片全放上去了,连阿鲁都没放过。

禽兽啊。

我不禁悲从中来,用还伸着指甲的右手拍了一下大腿,加隆吓了一跳,我学着老大平时忧郁的表情说:“单身这么多年,我早就变态了,不想去祸害别人。”

加隆吓了第二跳,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盯着我,他竟然还叹了口气,伸手要揉我的头发,用知心大哥哥的语气说:“小米啊,我知道你从小到大除了女神都没见过几个雌性生物,可你现在半弯不直的也不是个事儿,让你隆哥给你出几招。”

我去你的,你才半弯不直,你全家都半弯不直。

蝎子喜欢在阴凉的地方生活,所以我现在基本是半死不活的状态。我无力地瞪了加隆一眼,让他爱去哪捉螃蟹上哪去,最好和老大银河对爆,这样我又能消停好几天。

看我没啥反应,加隆来劲了,他又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真他妈疼),把那张很欠揍的脸贴过来,故作神秘道:“小米,你知道吗?”

“不知道。”

加隆笑的更欠揍了,“女神过几天要在咱们圣域开个晚会,想撮合未婚男女。”

我当时脸就绿了,“女神这是要干什么啊,之前相约天蝎宫还没闹够?你们就不能多找几个英俊小杂兵给她玩玩吗?非得让她祸害我们。”

加隆安抚地摸摸我后背(我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听说女神这次上奥林匹斯山探亲收了一个礼物,但是惜财如命的女神竟然说这个宝贝她消受不起,表示要搞个相亲会,谁要当场成了她就送给谁。”

我松了口气,听起来似乎不关我事,但是由于上次相约天蝎宫的惨痛教训,我必须得谨慎一点,在事情发生之前就把火苗给掐了:“这次要在哪里办晚会?”要是还在天蝎宫我就去找老大哭,找女神哭,再把星矢叫上来把那些英俊小杂兵全丢出去。

“天秤宫,老师这几天不是回庐山了吗?正好宫殿空出来给女神用。”

真他妈棒,我感激地痛哭流涕,老师我爱你一辈子,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我永远都学不来。我吸了吸鼻涕,问加隆:“那老师介意我们给天秤宫装装修吗?”

加隆心虚地转移了视线:“没有,老师不知道这事,女神说等他回来都生米煮成熟饭了,让我们尽情地给天秤宫添砖加瓦。”

不愧是脸皮比整个圣域还要厚的女神,我们总是在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被压榨的一干二净了,我自愧不如。

和加隆又不咸不淡的扯了两句,我勾勾手:“加隆哥,你过来下。”

刚吃完刨冰睡了一觉还八卦了好一会的加隆心情很不错,听话地把脖子伸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手刀劈上去,风驰电掣之间竟有些修罗圣剑的味道。

妈的还我刨冰。

加隆重重地摔在地上,圣衣磕出了好大声响,我怕他口水流出来弄脏地板,又费劲吧啦地把他拖起来,这混蛋比我高几厘米还重几斤,我废了吃奶的劲才把他从第八宫扛到教皇厅。

加隆膝盖以下的圣衣磕的让人不忍直视,我在心里向穆道了个歉,然后一脚踹开教皇厅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大门。老大皱紧了眉头看着我,我偷偷拿指甲戳手心,挤出几滴眼泪,然后跟老大哭诉加隆偷吃我刨冰还说他哥“半弯不直”。听到前半段老大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听到后面他的脸变得比拉达曼提斯还吓人,我一看小黑快被放出来了,连忙找了个借口告退。快走到门口时看见小黑老大一拳头砸在加隆脸上,啧啧啧,对着跟自己一样的脸还能下得去手,真不愧是拿着个小刀就敢刺杀女神的双子座黄金圣斗士。加隆也不是死的,挨了一电炮就醒了:“我操你干什么啊!”也跟着一拳砸在小黑老大的下巴上。

我不忍心看了,非常不舍地把门关上,只听见后面“操你x的银河星爆!!”“我才操你x的银河星爆!!!”

嘿嘿嘿。

我抬头看着圣域万里无云的蓝天,耳旁环绕着银河对爆的背景音乐,心情无比自由,就是阳光有点刺眼。

顺着楼梯往下走,到了双鱼宫,阿布还送了一束玫瑰给我,说是拿去给我染指甲,纯天然无污染,还省了护甲油,我转头找有没有记者偷窥,又不放心地开了小宇宙,确认周围没人以后才跟阿布道谢,把玫瑰收好。

路过水瓶宫的时候卡妙出来了,他盯着我手上的玫瑰,我以为他要发表什么评价,就一直看着他,结果卡妙又收回了视线,问我:“米罗,苹果刨冰怎么样?”

自从《黄金魂》播出以后,卡妙对我的态度就变得十分微妙(虽然他之前对我的态度也很奇怪),我俩一碰面,他就用那种十分惭愧里带着九分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过个十天半个月就把天蝎宫里的冰棺改朝换代一遍,连念叨冰河的次数都少了。天天不是亲自过来就是派冰河过来问我刨冰想吃什么味的,我告诉他只做苹果味的就可以了,他倒是很固执:“要是你忽然想吃其他味的怎么办?”长此以往我也就不管他了,结果现在一天吃不着刨冰都不习惯。

妈的死加隆。

想到那与我擦肩而过的苹果刨冰,我不由得湿了眼眶,“憋说了,都被加隆抢了,我一点没吃着。”

卡妙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一甩披风就要往教皇厅走(他刚才看到我把加隆扛上去),我连忙拦住他,银河对爆就已经够可怕了,再加上曙光女神,整个教皇厅都别想要了。

我好说歹说才让卡妙答应不找加隆麻烦,卡妙还是皱着眉头看着我(超可怕的好吗),邀请我去水瓶宫里坐一会,他给我重做一份刨冰,我不禁感动地又湿了眼眶,然后拒绝了他。卡妙,我的好兄弟,我感激你到天荒地老,可是我实在没有勇气走进水瓶宫,我还年轻,想多活两年。

卡妙很失望,告诉我他一会把刨冰送到天蝎宫,外面太热,让我先回宫等着。我感动地第三次湿了眼眶,我俩在水瓶宫前依依惜别,场面十分感人。

我又继续走楼梯,到了摩羯宫,修罗正在厨房切水果,据说是晚饭的甜点。他热情地招呼了我,当即给我做了一份苹果沙拉,并且含蓄地问我什么时候再去“捉螃蟹”,我自然是满口答应,告诉他明天就去找加隆玩。修罗十分满意,还雕了一只苹果蝎子送给我。

遛遛达达到了射手宫,艾俄哥看见我一手玫瑰一手苹果的样子什么也没说,只是问我刚才把加隆抬上去累不累,还温柔地帮我整理头发。艾俄哥人特别好,小时候我一头卷毛特别难梳,早上起来要人帮我弄头发,其他小黄金自己都搞不定,老大基本梳着梳着就变小黑了,加隆一见我就跑,只有艾俄哥一直耐心地帮我梳理卷毛,如果说老大是黑暗中指引我人生方向的灯塔,那艾俄哥就是照亮我半边天的太阳,他永远是我和艾欧里亚的男神。和艾俄哥叙了会旧,他又给了我一个爱的抱抱,我感觉心灵被治愈了,满足地回到天蝎宫。

到了天蝎宫我还得打扫加隆留下的那一摊子,包括:擦加隆留在地上的口水,洗沾上加隆口水的衣服和洗沾上加隆口水的枕头。把儿子放到一边,叮嘱他不要随便下地,我就开始忙活了。

打扫到一半,卡妙拎着食盒过来了,他又用那种十分纠结的眼神看着我,我客气地问他要不要在天蝎宫歇一会,他不客气地答应了。

我继续拖地,卡妙就坐在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我,我很不习惯,大哥,你说你不走也就算了,还一直盯着我,我实在是瘆得慌,而且你还不下来帮我,这叫什么事。

我决心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于是走到卡妙旁边,把拖布往地上一怼,卡妙很识相地抬脚,我又把他脚下刚踩脏的地拖干净,这时候如果卡妙手上再拿份报纸都可以改名叫卡大爷了。

“米罗,”卡妙忽然开口,“你知道女神又要办相亲会吗?”

PS.写到一半隆米魂和妙米魂忽然爆发了十分抱歉【土下座】
PPS.双更好累
PPPS.运动会在上面开,我在下面埋头打字,亲友嘲笑我:我看你就跟程序员写程序卡了似的,脑袋都冒白烟了,可别烧着了。

评论

热度(46)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