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四)

米罗江浪打浪:

才发现我把拉达的名字打成了拉达曼提斯,而且就这么写了好几章,在此郑重地向翼龙小公主道歉

warning:本章卡妙非常哦哦西(其实大家都哦哦西)

持续爆肝ing

我没有回答卡妙的问题,把拖布头正好放在他脚下,开始跟他对瞅。

在维持了这个双脚离地二十厘米的姿势近一分钟之后,即便是被称作“圣域卡天王”的卡妙,也不禁疑惑地开口:“米罗……”

我一把抢过话头:“你鞋太脏了,赶紧在拖布上踩踩,不然我刚拖完的地就得被你糟蹋了。”

卡妙冰块般的脸上露出条裂缝:“……哦。”然后他非常听话地蹭干净鞋底,又抬头跟我说话:“米罗,这次的相亲会不仅海界冥界会参加,仙宫也派了人。”

“哦。”管我屌事?我跟米伊美在“相约天蝎宫”里的唯一一次见面都是过去式了,难道还能搓出什么火花?

“希露达的妹妹,弗莱雅也会来。”

弗莱雅?就是跟冰河有点意思的那小姑娘?我终于恍然大悟,弗莱雅毕竟是仙宫的小公主,从小娇惯着长大,她姐姐自然不会轻易松手。而冰河虽然年轻有为,有神圣衣加持,但名义上还是个青铜,他师傅卡妙又不善言辞,想给徒弟求门亲事都费劲,这才不得不找到了我头上。

想明白了,我也笑了,把拖把往旁边一扔,一屁股坐到卡妙旁边,伸手去拍他的肩:“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呢,冰河也是我挺喜欢的后辈,我要不帮你那简直是天理难容,有句话怎么说的?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句话是当年穆教给我的,在我年少无知的时候,有一次艾欧里亚要去见魔铃,在镜子前打扮了一个多小时,我当时特别熊,想偷偷拿指甲油在艾欧利亚的脖子后面画一只唇印,幸好被穆发现,他用水晶墙阻止了我,还告诉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句话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它的真正含义。穆,我的好兄弟,谢谢你当年没打死我这个熊孩子,还教给我这句含义如此深刻的哲理。

我刚刚感慨完,只见卡妙忽然抓住我的手,那种非常微妙的十分惭愧里夹杂着一分小心翼翼九分感激的表情又出现在他的脸上:“米罗……”

我的后背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比加隆那次还严重),卡妙这抽风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知道的觉得他情深义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向我求爱被拒了呢。

我想把手抽出来,没想到卡妙不仅是冰块做的脸,还是冰块做的手,冰凉冰凉的俩手握着我一只手,一开始还挺凉快,时间长了就给我冻够呛。

卡妙看我想把手拿回去,脸上的表情就变成了十分微妙里带着九分小心翼翼和一分感激,连带着抓我的手劲都大了:“米罗……”

我去卡妙不愧是在西伯利亚里跟熊一起长大的,这手劲和加隆不相上下。我看他那姿势,两手紧握,就差没高举过头,怕他一激动召唤曙光女神,只好顺毛撸:“嗯。”

“米罗……”仔细一看他脸上竟然还出现了冰花,我心中警铃大作,之前为了通风我窗户还没关呢,也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照相机在运作,多少录音笔在嗡嗡作响,卡妙还是一副苦逼脸:“难道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说什么呢卡妙,我什么时候不原谅你了?”大哥求你快宽恕宽恕我吧,上一两次头条我就当给黄金们长脸了,天天上头条我可消受不起。

卡妙脸上的愧疚都具现化成冰花了,“吾友米罗,来扎我吧,我知道我的罪孽无法恕清,但如果这样能让你舒服一点,我甘愿受你的毒针之刑。”

我操……

真他妈劲爆……不愧是以闷骚闻名的水瓶座。

不对啊,想玩SM你找我干什么,去冥界找米诺斯啊,他那一手龟甲缚玩的才叫溜,形象也够鬼畜。我跟他可比不了,我米罗堂堂圣域的小太阳,笑起来八颗虎牙,刘海也正正好好卡在眼睛上边,一看就是个阳光清爽的八好青年,怎么可能知道SM那种龌龊的东西。

“卡妙,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兄弟下手,那些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何必往心里去呢。”

卡妙一听更激动了,脸上的冰花pia叽pia叽往下掉,我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我他妈刚拖的地啊,果然被你糟蹋了。

外面的记者越来越明目张胆,我都看见他黑黢黢的相机了,他还恬不知耻地把相机往我窗户里伸,眼看就要怼到我儿子。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终于大喝一声:

“艹你粑粑干什么呢!!”

把那个记者团吧团吧撇出去,草草把卡妙赶出宫,妈的一群混蛋,都他妈给老子滚蛋,害得我儿子都受惊了。我把儿子抱到桌子上,想跟他一起吃刨冰,结果我儿子表示好害怕不想吃,操,都赖那些吃饱了撑的记者,明天老子就去报社挨个扎他们十四针。

安抚好儿子,把它放到我亲自做的“蝎座特制温暖小屋——专为蝎子养殖户提供”里面,我收拾完加隆和卡妙弄的垃圾就去睡觉了,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爱咋咋地吧,就算明天上头条那也是明天的事,能舒坦一秒是一秒。

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就被加隆吵醒了,这混蛋竟然闹到了天蝎宫门外,“米罗!快出来!!看报纸!!!”

出去个屁啊,谁有功夫看那玩意儿,我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他,结果加隆还越来越来劲了:“操!你他妈出不出来!!再不出来我星爆了!!!”

我一个天蝎摆尾起来,当然不是担心天蝎宫的大门,而是我儿子的窝在门边上,我怕加隆下手没轻没重再吓到我儿子。

我不得不屈尊去开门,“干什么呀,大清早的。”

加隆拽着我冲进来,把报纸一把摔在我脸上,这么粗暴干什么啊,这又不是我出的。
我把那张被加隆揉得惨不忍睹的报纸仔细地摊平,彰显一下我的绅士风度,才把视线放在报纸第一版上。

“风流天蝎何曾休,又有几人未折腰?”

操。

真有文采,跟我只差了一点点,我的内心已经习惯这样的暴击,看了看旁边我扛着加隆的照片,又接着去读正文。

“近日我社记者发现双子座圣斗士加隆于上午x点xx分进入天蝎宫,下午x点xx分被同为黄金圣斗士的天蝎座米罗抬出,这x小时中,两人疑似发生了xxxx,随后米罗将加隆抬进教皇厅,过了xx分,教皇即与加隆大打出手,原因似乎仍是因为米罗。米罗在返回天蝎宫途中经过了双鱼宫,水瓶宫,摩羯宫和射手宫,从双鱼宫出来时,米罗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束玫瑰,疑为阿布罗迪所赠。水瓶座圣斗士卡妙拦住了米罗,两人似乎因为这束玫瑰发生了争吵,卡妙要去双鱼宫找阿布罗迪讨个说法,被米罗拦住,两人不欢而散。摩羯座圣斗士修罗热情地招待了米罗,赠予他一只亲手雕的苹果蝎子。射手座圣斗士艾俄罗斯与米罗亲密交谈,两人拥抱作别,气氛十分温馨。随后本报记者尾随米罗进入天蝎宫,米罗似乎正在清理上午与加隆xxxx的残留物。不久,卡妙忽然拜访,并且提着似乎是赔礼的盒子,两人坐在一起亲热谈话,卡妙握住米罗的手,表示为了挽回感情甘愿被S,当时场面之感人,情意之深切,可见一斑。预知后事如何,请订阅本报。”

厉害。

要不是这故事的主角是我,我都快相信“天蝎座米罗”是个风流好色拔屌无情的大混蛋了。

我本来想把沸腾的小宇宙压下去,可我是“无论如何都遵循自己小宇宙前行”的米罗,于是我决定去报社挨个戳他们十四的平方针。

加隆还在瞪着我,瞪什么瞪,我还是受害者呢。我又把报纸翻到第二版,标题是“继爱死美拉达后,米罗疑似爱死美加隆?”

操。

我用光速把报纸揉成一个团,然后“不小心”丢到加隆脸上,加隆抹了下脸,上来就把我摁到地上,狞笑道:“你小子好几天没被我星爆是不是皮痒了?现在圣域到处都在传我被你xx了,还说我跟撒加关系不好是和他争风吃醋。”

我呈躺尸状,关我屌事,我现在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处男了。

眼看着加隆砂锅大的拳头就要落在我脸上,老大终于出现了,他把加隆揪起来丢到一边,然后扶我起来,也不说话,就直勾勾地盯着我。

加隆从地上爬起来,竟然没再扑过来,也跟他哥一起盯着我。

被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盯着的感觉太他妈吓人了,我不由自主地伸出红红的指甲,被他俩一瞪,又缩了回去,妈的两个以多欺少的混蛋。

他俩盯了我五分钟,自从上次拉达来了之后还没有人能这么专注地盯着我这么长时间,别提还是俩人。

“米罗,”老大终于开口,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知道你对上次相约天蝎宫的活动很不满,连带着也讨厌这次相亲会,可你也不应该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手段来抗议。”

PS.新闻那段瞎写的,懂行的笑一笑就好。

评论

热度(47)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