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五)

米罗江浪打浪:

才发现我不仅文笔差,没情节,还拖节奏
( •̥́ ˍ •̀ू )
现在终于快开始了,之前扯了一万多字的淡,搞得我都肾虚了

老大说:“米罗,你太任性了。”

加隆说:“为了一碗刨冰至于吗。”

我的锅?

兄弟俩这时候倒是挺团结,合伙往我身上扣锅,我又把指甲伸出来,指着加隆的鼻子骂道:“一碗刨冰怎么就不至于了?你还有脸说我?到底是谁大清早就堵我屋里的?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四个大问号往加隆脸上一甩,可惜他脸皮太厚,四连击都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只见他面色如常,甚至一脸痛心疾首道:“这就是你坑我的理由?”

操,暴露了。

老大咳嗽一声:“加隆,现在还不是算账的时候。”加隆嫌弃地看了他哥一眼,嘲讽道:“撒加,连米罗都可以骗过你,老年痴呆可不好治啊,要不要退位让贤给我?”

什么叫连我都可以骗过?我一个帅气的挑眉,清清嗓,刚想上去跟加隆“辩驳辩驳”,老大一个眼神就把我逼退了。

以大欺小可不好啊老大。我悄悄地翻了个白眼,这俩一对上就会自动给对方加上“让你的眼中只有我”的debuff,自动排除周围一切人神物的干扰,阶段一是深情凝视,阶段二基本就开始银河互爆了。

老大看了加隆一眼,加隆瞪了老大一眼,老大皱紧了眉头,加隆笑得开了花。

不好,果然又要银河互爆了,以前老大打我,我可以把加隆拽过来当肉盾,最后往往就变成银河对爆,我成功脱身。这次竟然直奔主题,估计是昨天打得还不够爽。我趁着他俩互相攒sp准备放大的时候悄悄的溜到一个冰柜后面(不知道为什么有冰柜的酷爱重看第一章!),没想到他俩鬓角上还长了眼睛,齐齐怒吼:

“米罗!!!”

叫什么啊,有什么好叫的,我抠了抠耳朵,我叫米罗又不叫米聋,就算你俩在双子宫说悄悄话我在天蝎宫都可以听见。

老大可能明白了加隆就是来捣乱的,于是他一脚把加隆踹出去,然后一把关上了天蝎宫的大门。加隆在外面拍得震天响,老大就背靠着顶门,我都看蒙了,生怕下一秒老大扛不住把加隆放进来我们仨互相伤害。

不过老大这动作也太熟练了,我不禁开始思考这样的情景在双子宫究竟发生了多少次,兄弟俩才练成如此惊人的默契。

“米罗!!”老大竟然还在瞪我,“过来帮把手!”我急忙上去帮他顶住另一扇。加隆的手劲也是真大,也不知道刚才老大是怎么扛住的,这门震得我半边身子都麻了。

加隆骂了一会儿就走了,我累得够呛,老大倒是很精神地拖我起来,抛弃了刚才我们患难与共抵抗加隆的情谊,开始继续教训我:

“米罗,你太任性了。”

再怎么任性也没您任性好吗?您都ntr我多少次了,圣域里谁没被你强[哔]过,我不就是脚踏n只船吗(虽然说都是在报纸里),跟你比简直是小香蕉见大飞机。

“相亲会马上就要开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忽然传出你脚踏n只船的消息,你让人家怎么再相信爱情?怎么再心无芥蒂的交往?怎么再展开一次全身心投入的恋爱?”

这都能扯上关系,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大义凛然,老大你颠倒黑白诬陷忠良的本事就算当了教皇这么多年了依旧宝刀未老啊,估计艾俄哥当年就是败在了您的天赋异禀的扯淡才能之下。

“米罗,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

可是你明明说的都是多余的话啊。

“你毕竟已经二十岁了,我也不想像以前那样扒你裤子打你屁股了。”

多年前的事何必再提呢?你不觉得这是咱俩的黑历史吗?

“只要你从现在到相亲会结束都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我保证你能买到【打码】牌指甲油的所有色号。”

真的!?

老大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欣喜若狂地上去给老大一个热情的拥抱,老大僵硬得像根木桩,我也不管他习不习惯这么亲密的接触,反正现在老大在我眼里散发着柠檬的清香,有着刨冰的清凉,浑身上下挂满了五彩缤纷的指甲油,可爱得和我儿子不相上下。

老大当教皇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了,估计连加隆都很少跟他这么亲热过,他俩平时就是:“哈哈哈哈你看我这个银河星爆怎么样啊”“哈哈哈哈哈不怎么样我这个银河星爆更厉害”然后双子宫就炸了。

一想到老大平时可能享受不到家庭的温暖,我忍不住又上去给了他一个男人之间的拥抱,老大风化了,然后他就被风吹出了天蝎宫,我在后面挥手告别:“老大!指甲油一个色号我可以买两瓶吗?我怕被卡妙用完了!”

老大踉跄了一下,头也没回,就沧桑地摆摆手,我就当他答应了,于是我高兴地想去跟儿子分享这个好消息。一回头,我在窗户里看见了加隆的脸。

加隆笑的比我还开心。

我吓得脸都白了,差点没撅过去,想着老大还没走远,就想大喊一声:老大救我!没想到加隆“蹭”地一下从窗户翻进来,手里竟然捏着只小胖蝎子。

王八蛋加隆!你不是人!!我辛辛苦苦给你干了这么多年了,你他妈绑架我儿子!!!

我在心里把加隆扎了个通透,又回想了一下他当年在女神殿里被我捅出血的惨状,觉得舒服了一点,才微笑着对他说:“加隆哥,您这是要干什么呀?”

儿在屋檐下,不得不叫哥。

加隆笑得甚是清爽,他捏了捏我儿子的尾巴(我看着都觉得疼),走过来揽住我的肩,又贴着我的耳朵跟我说:“米罗,我的好兄弟。”

怎么感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呢。

加隆捏了捏我的肩膀:“你因为一碗苹果刨冰就把我坑了,你对得起我吗你。”

大哥,如果现在是冬天,你吃了刨冰我绝对不说啥,我还举双手双脚一条尾巴赞同,可咱这是在大夏天的圣域啊,炎热潮湿的地中海气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是这碗苹果刨冰吊着我的命,我可能就是一条咸蝎子了。

“哥,我对不起你。”

加隆非常满意,松开了拧着我脖子的手,顺便拍了拍我的脑袋:“嗯,只要你乖乖听话,咱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我仿佛看见了加隆站在坑底笑着向我喊:“你他妈快下来啊!”

“那隆哥,您要带我去哪儿呀?”

加隆拍拍衣服上之前他哥踹的鞋印,又顺手把我儿子揣进兜里,转身就出宫往下走,只留给我一个酷炫的背影:“天秤宫。”

我赶紧跟了上去,当然不是怕他星爆我,而是我儿子还在他裤兜里,正伸个脑袋瓜儿瞅我,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还不知道他被他爹的兄弟绑架了。

“去天秤宫干嘛啊?”我虚心向加隆请教。

加隆回头看我,他也不怕踩空掉下去,春光灿烂地笑着对我说:“装修。”

我登时脚一滑,幸好加隆扶住了我,没想到他不禁鬓角长了眼睛,后脑勺还长了眼睛。我心道不好,加隆自己无组织无纪律就算了,还要带上我无组织无纪律。老大刚让我这几天消停一点,我就跟着加隆去把天秤宫砸了,别说买指甲油了,老大都得把我所有的指甲油都给没收充公。

我一把抓住加隆的手问他:“你跟女神和老大说了吗?”你倒是能回海界避一避,我可生是圣域的人死是圣域的鬼,挂起来还能当圣域的牌匾,更严重一点可能你从海界回来就只能看见一个蝎子标本了。

加隆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就是女神让我去装修的啊。上次相约天蝎宫兄弟们把你那儿弄得破破烂烂的,女神都被你哭烦了,所以就让我一个人来修。”

你们俩兄弟今天怎么就这么喜欢提我的黑历史呢?

不过幸好是女神让他来的,看来我即将被做成标本的命运改变了。加隆看我松了口气的样子,又笑着摸我头发:“想什么呢,你加隆哥是不会坑你的,小米。”

嗯,你只会挖坑推我下去而已,我面无表情地拨开他的手,也不想跟他废话,就加快脚步下楼梯,把加隆甩在了后面。

到了天秤宫,大厅里静悄悄的,桌子上摆了个果盘,里面就放着两个苹果,我正好早上起来没吃饭,就拿起一个咬着吃了,把另一个揣进兜里,童虎老师人这么好,他肯定不会介意的。

加隆也跟进来了,他上来就是一个银河星爆砸在墙壁上,原本还很昏暗的天秤宫瞬间就亮堂了不少。我不甘示弱,噔噔噔十五针在另一边的墙壁上开了个梦幻格子窗,圣域能晒死人的阳光正正好好射进来十五束,宫里一下子炽热了不少。

希望老师不要打死我,如果他来了我就哭着跟他说是加隆逼我的,老师活了这么多年应该不会跟我这个毛孩子计较。

我看着加隆玩得兴起的背影,不由得唏嘘几声,谢谢隆哥,谢谢你比我大八岁,谢谢你跟我一样熊。从小我惹了祸,只要说是加隆教我的,史昂大人就会叹一口气,让我先走,把加隆叫进教皇厅,然后我站在门外都可以看见里面星星旋转发出的光。但是加隆从来不怪我,还带我出去玩,跟我去捉螃蟹。隆哥,我的好兄弟,我以后再也不跟老大造谣说你丢了他的小鸭子了,我之前竟然还想让我儿子扎你屁股,我简直不是人。

我偷偷溜到加隆背后,把手伸向他的裤兜,想把我儿子解救出来。

我的指甲刚刚碰到加隆的裤子,就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米罗!!”我回头一看,是卡妙来了,他皱着眉头盯着我的手:“你在干什么?!”

PS.双子蝎 is real
PPS.下一章修罗场我会告诉你?
PPPS.我的肝爆了,所以你懂的

评论

热度(46)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