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47

天蝎宫记事(六)

米罗江浪打浪:

大姨妈期间试了把火鸡面,我就问问还有谁……能跟我一样熊(╥﹏╥)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卡妙站在天秤宫门口看着我,加隆也回头看我,我的手离加隆的屁股只剩下那么一丢丢距离。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我咽了咽口水,卡妙一脸怀疑人生,加隆的表情我已经不忍心去看了。

事已至此,不如作死。

我把手伸进加隆的裤兜,努力忽视他屁股那硬邦邦的触感,一把拽出儿子,皱着眉骂他:“你个死孩崽子,玩个捉迷藏怎么躲你加隆叔裤兜里了?害得我一顿好找,看回宫我怎么收拾你。”

牛逼,演技派,要不是现在不合适,我都想给自己鼓掌了。

卡妙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加隆的脸也变得能看了,他把我脖子搂得死紧,脸都快跟我贴一块儿去了,就那么笑着看我,也不说话,我一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回去再跟你算账。

完了要死。

我面如止水,心如死灰,任加隆快把我勒死了也不反抗。卡妙走过来把加隆的胳膊扒拉下去,然后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加隆也顺势收回手,抱着胳膊嘲讽地看着我俩。

他俩小时候就不对付,卡妙嫌加隆假不正经,加隆嫌卡妙闷葫芦一个。以前卡妙让我离加隆远一点,说他离经叛道,怕我跟他走了歪路,加隆跟我玩的时候也经常说卡妙这个人太没趣了,要他和卡妙一起训练还不如跟我一起受罚。

希望我能在曙光女神和银河星星之间生存下来。

卡妙皱着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加隆,开口道:“加隆,你怎么在这里?”

加隆双手抱胸,一脸不耐道:“女神让我来的,怎么,你不同意?天秤宫又不是你家开的,你管那么宽干什么。米罗,咱们已经装修完了,走。”

卡妙一听脸就拉下来了,他一甩披风发动了小宇宙,原来还有些热的天秤宫一下子就变成了冰地狱,我在旁边冻得打了个哆嗦。

“你这空调不错啊。”加隆笑着说。

卡妙一挑眉,双手抱拳高举过头顶,我一看感觉不妙,你俩想打架我不管,可别拉上我啊,这要是在天秤宫来了个千日,明天我他妈又得登上头条,成为圣域第一个屠榜记录保持两天的人。这要是打起来,不仅明天头条会变成“为爱而战,细数那些天蝎裙下之臣”,而且别说指甲油一个色号买两瓶了,老大估计得一天星爆我八回,我的那些不舍得用的珍藏版也得充公。

我想把卡妙的胳膊扳下来,可之前说了,他是在西伯利亚跟熊一起长大的,蛮劲和加隆不相上下,我憋得脸都红了,可他的胳膊还是直挺挺地在那儿伸着。我转头想让加隆闭嘴别嘲讽人家,结果他也摆出了银河星爆的起手式,还跟我说:“米罗,你看清楚了,不是我先出手的。”

可是你先嘲讽的啊。

我闭上眼睛,为了[消音]牌指甲油的所有色号,我豁出去了。

我伸出双手拦在卡妙和加隆之间,就赌他俩舍不舍得打我,他俩倒是很给面子,恢复了正常姿势,可是小宇宙还没有收回去,天秤宫里不仅冷的要死,还弥漫着一股海蛎子味。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僵硬地笑着问卡妙:“那个……呵呵,卡妙,你来这里干什么呀?”

卡妙一直盯着我,怪渗人的,惜字如金地蹦出俩字:“找你。”

大哥您真给我面子,大老远过来还差点跟加隆打一架,我继续问:“那找我干什么呀?”

“冰河想给弗莱雅做个礼物,就来问我,我也不知道,所以就来找你。”卡妙直勾勾地看着我。

难道我就知道弗莱雅喜欢什么吗?我也是保持了二十年无交往记录的大好青年啊,不过仔细想想,旁边的加隆都快三十了还是大魔法师一位,卡妙常年在西伯利亚,能见到的雌性生物也就是母熊和母鱼了,至少在十二宫兄弟们里面我的单身时间是最短的(好惨啊……我们都是),卡妙选择来问我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们师徒俩都是玩冰的吧,冰河可以做一个冰天鹅嘛,做小一点,能五十年不化那种。”女孩子嘛,送小巧精致的礼物总是不会错的。

卡妙发动小宇宙,手上冒出了好多白烟,竟然当场就做出了一个冰雕。他把手伸到我面前,问:“是这样的吗?”

透过滚滚白烟,我看到了一只晶莹剔透,小巧精致的……冰鸭子。

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卡妙,他一脸无辜地回看,我俩对瞅了十秒钟,他困惑地问道:“难道天鹅不是这样?”

冰河会哭的,冰河绝对会趴在他的天鹅座圣衣上哭的,原来在他师傅心中他一直是一只黄毛鸭子。

之前一直冷眼旁观的加隆嗤笑一声,卡妙不满地看向他(他终于不盯着我了):“你知道天鹅啥样?”加隆像面部神经瘫痪一样还保持着那个嘲讽的表情:“我当然知道。”

说着他从裤兜里拿出纸笔(他兜里还装着这玩意?刚才我都没摸出来),把桌子上那个已经空了的果盘扒拉到一边,竟然开始画起了简笔画。

我和卡妙对视一眼,我在他的眼神里也找到了一丝震撼,此时无声胜有声,于是我俩默默地等着加隆画完。

加隆很快就画完了,他把画往我面前一摊,让我递给卡妙,我正想吐槽他俩到底有多不对付,然后我就在画上看见了……一只鹅。

我操这只鹅好生熟悉啊,只见这只鹅一副奋起直追的姿态,简单几笔就勾勒出它的勇往无前,不失为一件上乘之作。

这只鹅我认识,小时候加隆带我去偷……摘瓜,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只鹅就跟出来追着我俩。准确的说,是追着我,可能是加隆长得不合它胃口,这只畜生简直是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追,我被它撵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加隆也不帮我,在一旁笑得眼泪也下来了。我连跑带滚到了白羊宫前边,这畜生还在追,吓得我几乎是蹦到了穆的身上,还好穆反应快,抬手就是一道水晶墙把畜生拦住了,不然它跟我跑回天蝎宫都有可能。后来穆说那只鹅在圣域大门那儿徘徊了一个月,看到一只金发卷毛就上去追,他笑着跟我说:“那只鹅可能是迷上你了,米罗,你很有魅力嘛。”当时要不是我还记得穆为我树水晶墙之恩,我可能已经十五针扎上去了。总的来说,这只鹅就是我的童年阴影,我被它吓得一个月不敢出圣域,连带着也冷落了加隆好几天。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这就是加隆以当时看鹅追我的视角画的一张《鹅追米罗图》。想起他画完鹅后失落的表情,我推测他应该是还想在鹅的前面画一个小人,可能是怕被我扎死所以特意留了一手,可惜啊,加隆,你太低估蝎子小心眼的程度了。我面无表情地把画揉成一个团,然后扔到加隆的脸上,加隆贱笑着躲开了。

切。

卡妙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估计加隆是帮不上忙了,就跟他说:“卡妙,我以前买了《丑小鸭》的绘本,那里面有画天鹅的,等一会咱俩一起回去,到了天蝎宫我给你拿。”

卡妙点点头,又问:“那米罗,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还没答话,加隆倒是很积极地回应:“他来帮我装修。”卡妙皱眉瞟了他一眼,又关心地问我:“要不要我帮忙?”

加隆又嘴欠了:“不要。”卡妙皱眉瞪了他一眼,对我说:“米罗,我来帮你吧。”

话音刚落,卡妙就走到大厅中间正好面对门的位置,两手一挥,地上就多了一颗冰做的桃心。

好俗啊。

不过相亲会嘛,俗一点正好。我刚想虚伪地夸它好看,卡妙却皱眉盯着那颗心道:“这样不行。”

说罢,他就把那颗比他还大的桃心抱了起来(果真是和熊一起长大的)放到一边,把桌子挪过来,又抱起桃心(牛逼)放到桌子上面,然后他拍拍手上的灰,竟然还笑着说:“这样就好了。”

但还是好俗啊。

加隆一脸嘲讽地又想开口,我瞪了他一眼,他闭上了嘴,然后我虚伪地夸卡妙:“挺好看的。”卡妙微笑着看我:“谢谢。”

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我让卡妙在天秤宫等我,又把加隆推出去,催促他赶紧回双子宫,他笑得让人发寒,拍拍我的背,又揽住我的肩膀,凑到我耳边说:“米罗,我很期待明天。”说完就挥袖子走了。

明天?明天干什么?难道加隆还没坑过瘾?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就宅在天蝎宫,加隆敢找上门我就敢叫老大,让他俩银河互爆去吧,只要有指甲油,在宫闷几天都不算个事。

我回到天秤宫,卡妙还在听话地等我,看到我来,他问我:“米罗,明天刨冰想吃什么味的?”

我忽然想起来兜里还装着个苹果,就掏出来递给卡妙:“我这里正好还剩个苹果,明天就做苹果味的吧。”卡妙接过去放到他兜里,转身跟我出宫爬楼梯。

到了天蝎宫,我翻出那本《丑小鸭》递给卡妙,正准备跟他客套几句目送他回宫,卡妙忽然跟我说:“米罗,‘情牵天秤宫’晚会提前了,女神决定明天就举行。”

PS.非常抱歉,说好今天上午就更的,可是早上家里来人了,我被抓了壮丁,一上午都在洗盘子,洗杯子,洗香菜,趁他们吃完了午睡的时候用弥漫着香菜味的双手打出了这章修罗场,希望你们能够体会到我对香菜深深的爱。
PPS.啊啊啊啊一写修罗场我就好兴奋啊啊啊文思泉涌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开心啊啊啊啊我爱修罗场

评论

热度(48)

  1.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terry47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artscoo海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ArsenLancaster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跟熊一起长大的战斗种族妙爷哈哈哈哈哈哈
  5.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